亲,您好,欢迎来到形婚网!  |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开心网登录   |  注册

美玉

44岁 未婚 吉林 长春 176厘米 本科 5000~10000元

我是手机版用户。我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我一直在等待,等着那个和我终生相伴相爱一生的你出现。...

打招呼>> 送礼物>> 发信件>> 看资料>>

发布时间:10-06 09:01

分类:爱情故事

爱的感动

作者:美玉    天气:多云    心情:吃惊    阅览次数:

  爱的感动
  秋,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像秋风来临,给人一种凉爽,无不又掺杂一丝嫩寒。她的身段依然那么修长,青春可人,保持着完好的少女韵味。不知是真的近视,还是一种装饰,小巧的脸上配着一副眼镜平添了几分诗意。早就该这样,我暗暗称是。看上去,秋是个思想较单一的痴情女,曾为爱做了一件不该做的傻事。看到她,不由使我想起一个人来。
  那时,我们单位来了一批技术人才,其中有位大学生。那年月,尤其在市郊荒落的地方,大学生让人非常仰慕。那可是我们单位第一个到来的大学生。虽然大学生不修边幅,有时蓬头垢面,有时胡子拉碴,那样子更能显出一种骑士风度,即使坐在小小饮食摊上吃拉面,就像坐在威武的马上那么亮眼风光。此人就是c君。当时我丈夫在单位很有名气,不仅仅是技术领先,脾气吓倒一片人。附近农村人谁都不怕,但见到我丈夫还得哼哼哈哈。这我信,因为我确实尝到丈夫厉害。他常常酗酒后在我面前神奇五六扬挥着拳头说,给你一拳头,你受不了;半拳头,不知怎么分。那感觉真叫秀才见了兵。由于丈夫技术不错,与c君承包了一个分厂,也许这个缘故,c君常常来我家。我们经常为一本书的观点,一个电视剧情展开谈论。他很随意,不拘小节,每次到来总在人漫不经意时突然出现,走时,突然起身就不见人影,没有过多礼节和客套。不久,一阵风传来c君谈朋友了,女友是他手下的一名女工;随后,又是一阵风c君失恋了,更让人惊愕的是,他的女友喝药自杀未遂……听说女友母亲不同意c君,说是他们之间文化层次有玄虚,怕日后有变故。虽然女友非常喜欢c君,但母亲的话又不能不听,因为他们兄妹几个都是母亲一手拉扯大,很不容易。一个是恩重如山的母亲;一个是深爱的恋人,舍弃谁都不行,她痛苦不堪不知如何面对现实,最后只好选择舍弃自己……她,就是秋。
  有天,在学校门口碰到秋,忍不住劝她要珍惜生命,学会爱护自己。每个人都有难言的苦衷或不幸,打比方自己婚姻的失败,情感的夭折,某些方面的不公平,是不是也该向她那样给生命画个句号?她笑了。随后她常常来学校找我,当然更多是听她倾述她的爱,她的痛,她的苦,她的梦。
  两年分居后,我终于离婚了,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屋。秋自然是我家的常客,除了谈心事,她还喜欢凝望窗外,透过窗外可以看到c君租住的屋角。他,在屋里干什么呢?有时,她会喃喃自语。常来我的小屋不仅仅是秋,c君,还有学校共事的小y。我们在一起经常谈论文学,也时常写点诗歌,散文,随笔什么的互相切磋。c君几次拿诗给我看,诗中明显有着不言而喻的含义。虽然他比我小,但我知道,一旦尘埃落定他会像棵大树让你停靠,给你幸福。但想到秋,想到秋那双深情凝望的双眸,在c君面前我只能装糊涂。
  有天,c君说星期天想跟我谈件事,他那漫不经意的样子,让我也不是十分在意,正好那天我要参加市语文研究学会举办的一个学术报告会,难得有这样的活动。然而,在会场上不知怎么老是心神不定,时而不时朝门口张望。果然,c君出现了。虽然潜意识有预感,但还是让我惊讶,让我感动。找我毕竟要费一番周折,全市那么多学校,我又没告诉会场地点,当时他也没说要来,也许这就是一种心灵的感应。当即我从会场上出来,我们默默对视地一笑。碰巧,天不作美,一直下着雨,我们撑着雨伞向西塞山走去。到了山顶,我们默默地望着,从眼中彼此都猜到对方的心思。你想告诉我什么?“还用得着说嘛?”c君一笑,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雨还在下,也许雨声的干扰,又限制了举动的自由,使我们总是处于一种等待的心理,等待雨停,等待一种欲望,等待心潮的涌动……然而,激情终究没有燃烧起来。如果不是那场雨,那片湿漉漉的草地,也许,我与c君就改写了人生。
  从山上下来,回到现实,望着秋,我有一种负罪感。尽管当时我已离婚,秋与c君已经分手,但心里还是沉甸甸的,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相书说,牛马——不搭配。”我彷徨,犹疑,很吃力的对c君说。C君望着我,镜片后的眼睛似乎穿透我心底,他笑了笑,“写作的,怎么相信这?”我张了张嘴,语塞。不知真的是属相作怪,还是我故意找借口,有件事的巧合使我们终究没能走在一起。
  那天,我和秋,小y,还有其他几个年轻人到c君屋子玩,每个人轮流唱一首歌或朗诵诗。大家都很随意,唯有秋的歌让人感到凄婉,她通过歌声表达对c君深深的爱恋和依依不舍的情怀,她那低回哽咽的嗓音想将已经走远的c君再次拉回她的梦乡。其实,秋也知道c君已经向我挑明,而且告诉她的人正是c君。也许c君的果敢,磊落,不世俗打动了我,使我也放下世俗的观念准备进入他生活的蓝图。下午,我与c君要参与单位宣传会议,于是我准备与他同去。从来没主动意识,那天不知怎么心血来潮,想给他个意外。谁知推开门我愣住了,没想到秋还在他那里,并且两人排坐一起。当时空气凝固了,“对不起,打扰了!”我当即说了句,不等他们反应掉头就跑。尽管秋与c君都在喊我,已经无济于事。在奔跑的半途中正好碰上小y,他问我为什么掉泪?什么,我掉泪了吗?小y可能猜到什么,无不得意说,你是一个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现在该死心了吧。尽管后来秋怎么解释,c君怎么表白都没用。我知道c君不是那种玩世不恭的绣花枕头,也知道他与秋之间没什么,只是秋难舍难分而已,但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我忘不了秋的泪眼,忘不了秋曾为他死过一回……为了斩断心理乱麻,成全秋与c君,我与小y走近了。但这种抉择并没能摆脱我内心的苦痛。每当看到c君扭过头来默默看着我的眼神;每当小y咆哮我心不在焉时,心有一种被撕裂的痛。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理,直到我去深圳才渐渐平静下来。
  怎样,生活还好吧?我问。秋懒散的一笑。最终,秋与c君没能走在一起,随后他们都各自成了家。我以为能成全他们,以为?我问自己,我不知道这种做法是无私,还是自私?是豁达,还是狭隘?也许这些成分都有,也许都没有,世上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缘分这东西,谁能说得清?后来得知,秋结婚后生活不太好,不几年就离婚了。后来又找了人,听说过的还是很郁闷。有次她找到我,让我帮她在深圳找份工作,结果她在深圳干不了几天,又回到家乡。从此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单身吗?秋摇了摇头。成家了?她依然摇着头,虽然秋没有深层次文化,但她的谈吐和举止显得比较单纯有素养。这也许是c君当初所看中她的原因。秋突然问,“你见过他没有?”我知道她问的是c君。其实,c君成家后就没什么来往,准确说根本就没联系。只是听人说他成家后,整天沉醉于麻将,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去了南方,再后来听说他在那边做老板,干得很有出息。即使后来我去到深圳,也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几年后有次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家乡一个朋友出差到深圳打来,说是想请我和c君一起聚餐。虽然那次见面有着梦幻般色彩,但我与c君对视的眼中,似乎没了那种默契和猜忌的东西。或许藏的更深,或许被新的环境,新的事物冲淡。我和c君都不是那种鸡场小肚的性格,偶尔打一下电话,谈谈小说的构思和艺术技巧。虽然c君学的是电器方面,但很有文学理论水平。有次为了看我的书稿,他从边缘的城市开车到深圳,碰巧那天我和龙华的笔友在一起聚餐,他也很随意加入到我们这个行列。随后拿了我的书稿去到观澜一个朋友家里,顺便将几位同路的笔友一一送到家。遗憾的是我们没能单独交谈,让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他风尘仆仆赶来,别说礼物,就连杯茶水都没喝,第二天却从观澜那边匆匆离开。虽然我和c君多年不见,潜意思里或多或少还有着那份情感,但我们始终坚守那道不曾跨越的防线,这也是我们彼此获得信任的一种牵挂。
  他现在生活怎样?妻子,孩子还好吧?秋关注地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我去了广州女儿那里,就没再和他联系。应该说他生活的还好吧,现在离婚都成了时尚,如果不好,谁还守着那份痛苦?再说中国父母大多为子女着想,宁愿将自己幸福作为筹码,来交换儿女们前程。这种土壤之所以根深蒂固,毕竟还蕴含着一种传统美德意识。
  你呢,到底怎么回事?秋不知在想什么,对我的提问半天没有回答。随后回过神来,很好,他对我很好。他?谁?第二个还是——没有还是,就第二个!秋笑起来。我懵了,当初就是听她说又离婚了在家无所事事,才帮她在深圳找工作。现在怎说那男的一直对他很好,既然好,干嘛要折腾人家?不知道,很烦他。秋出现一种玩世不恭的样子。我明白了,过去这么多年,秋依然没有忘记c君。你是不是还想着他?忘不了!就是忘不了!秋的眼圈泛红。我问她老公知不知道她的心思?知道又怎样?他管得了吗?秋似乎在宣泄。她红着眼圈又呵呵的笑着说,每当老公问爱不爱他?不要问!不爱!她总是麻木不仁的回答,而他的老公从来不生气。生气又怎样,要离就离,我无所谓。听到这里,不知怎么,我的眼泪莫名其妙的涌了出来。奇怪的眼泪!我镇静了一下情绪,企图将眼泪吞回去。秋,你不能这样对待生活,这样对待你老公很不公平!我知道不公平,但我没办法。秋叹了口气,说了句让我惊叹的话,回忆,比现实还美好。天啦,回忆能过日子?我欣赏秋的感情执着,始终如一的爱着那个人。但必须要有个互爱的前提才值呀。再说,他现在不是没有家室,守着他等于守着空气,又有何意义?就像我每天浇花,之所以我卖力,是因为花朵每天绽放生命的光泽和俏丽,用她的微笑与我产生了一种互动的默契。花谢了,无论我怎么浇水都没用,我不可能每天守着枯枝想着它开花的样子。用时间去想,还不如实际一点,重新撒上种子或换上秧苗。我告诉秋,她的老公就是新盆景,这个盆景已经为她打造了秋天的美色,为什么就不能为这盆景注入更多的生命力量?哪天老了,病了,搀扶你的,帮你喂药,喂饭的依然是这个围着你转的老公。呵呵!秋笑起来,其实她早就想开了,已经感到很满足,很幸福了。爱一个人,还不如被人爱,这种感觉真好!话是这么说,秋能否真悟,在于她自己,我相信她是个聪明人。
  有时觉得眼泪掉的很奇怪,别人叙述自己的经历都没冲动,而我却在一旁眼泪不止,问题是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掉泪。记得在深圳一所实验学校,我认识了一位教美术的老师,她长得很漂亮,我们常常踩着单车出街,谁有事就陪谁。每到学校饭堂吃饭,老师们就喜欢称我们俩画家、作家。我常常打趣,NO,我是坐在家里的“坐家”,逗得大家捧哏大笑。她也是常常在我面前回忆过去,那时她曾在部队搞宣传工作,一次晚会上被她上司看中,从此结下姻缘。他们相亲相爱,老公对她很是照顾,不让她做家务,说她的手是用来搞艺术,画画的不能破坏。为此,老公还特意跟她买了许多手套。有棉的、绸的、尼龙的;薄的、厚的,各种各样颜色大概一箱子。即使晚上睡觉都用手套保护着她的手。每次上下班遇到没人时,老公背着她上楼;背她下楼,两人总在一起嬉戏打闹,生活有滋有味。有次,她到外地学习两个月回来,老公到车站接她,谁知车子晚点,又遇着天空飘着雪花,他的老公在雪地里足足站了两个小时,脚冻得抬不起来……不等她讲完,我早已泪流满面。后来呢?你老公现在哪?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木讷的说,老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见不到了。什么意思?我惊愕。她说,老公得了不治之症,撒手人寰。为了离开伤心地,她转业了。
  这是一个凄婉而美丽的故事,我终于明白了,我的眼泪为什么会掉下来。在我身边所看到,听到,要不男人凶神恶煞,就是出轨;要不女人挑事,就是偷情;很少见到夫妻这么恩恩爱爱。我是为真情,为爱而感动。在公园早炼经常看到一位孤寡老人,从轮廓上看依稀还能见到当年出众的影子。她老公去世很早,但她从不找人,即使有人跟她介绍什么局长、部长,她从未动过心,一直为丈夫守候着那份真情。她始终忘不了丈夫,冥冥之间总觉得丈夫就在身边,每天她都会跟丈夫说话,为丈夫写上一首诗……故事可歌可泣,但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人,不能为故人故事而活着,总该为自己想想。可是,我们没有理由把这个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她觉得回忆是一种幸福,是一种慰藉,何不随缘?就像有人要出家一样,你觉得苦行憎,他觉得脱俗,觉得自己达到了一种最高境界,让她活在自己幸福的梦乡里,有什么不好?
  有时我在想,不管是死是离,起码她们曾快乐过,幸福过。可我呢,活了大半辈子,不知道牵挂谁?惦记谁?情感上好像是个空白。记得有次与朋友聊天,我奇怪自己心理没仇人。尽管曾经有人搞我,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给淡化了。朋友说,一个不懂得恨的人,就不懂得爱。不知他信口说,还是根据什么下定论。走了人生大半圈感觉朋友的话有点道理。是啊,记不住仇,也就记不住爱。也许可能没有爱,或者根本不懂爱?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来。虽然没有爱人,但似乎又被一种爱所包围,和以上故事相比,显然有着不同的色彩,我想,那是不是也叫一种幸福呢?
  记得初去深圳,学校给我出了个难题,也不知谁的馊主意,让我在一周内排演一个节目。一周?即使构思、选择、策划,都需要几天时间。这是为庆祝十一镇宣传部与文化站联手搞得活动,别的学校早就开始排练了,由于我们学校新建立,起初没有出节目的打算,临到彩排才提出。既然学校委托,也不好推辞。急中突然想到读书时也是本人编排的《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曾在学校获奖,还得了一把琴。于是便搬出来作了一些改动,好在有一帮年轻的老师们配合,不管是人物角色、舞蹈动作,队伍变换和造型等,一切听从我指挥,叫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周下来大型舞蹈的框架基本搞定。当时我并不知道另一所学校(全镇重点学校)跟我们同一个节目,而且早就被文化站检验过关。文化站听说我们节目重复准备删去,当时我急了,不管怎么说,老师们辛辛苦苦排练了一周,总得检验一下吧,给学校也是个交代。听我这么一说,文化站长和几个宣传干事答应去看看。当看完我们的节目后,站长问谁导演?问我曾在哪个歌舞团?我一听哈哈大笑,知道有了眉目。没想到文化站长当即拍板,太好了,规模很大,很气派,你们的节目上!乌拉!老师们高兴的叫起来。并且我们的节目在全镇的庆祝活动上获得二等奖,本人也获得十佳演员奖。从此我跟这帮年轻的老师们有了不解之缘。我们常常在一起打球、踏春、唱卡拉OK、聊天、吃夜宵等,生活过的很惬意。跟年轻的老师们在一起,充满了活力,有时忘记了自己的年龄。然而代课老师经常跳巢。听说我要离开准备去往市内学校,原来狂欢的隔壁几天没了声音。由于关系到我的前程,他们也无法劝阻。就在我离开的当天晚上,年轻的老师们唱了一晚上歌。起初个个金蛇狂舞般的嚎叫,后来不知谁领头唱起《好人一生平安》大家不约而同起身认真唱起来。虽然去到新学校,依旧还想着那帮年轻的老师们。有次忍不住打电话过去,没想到老师们一个接一个抢着话筒对我说,你在那边好不好?我们都很想你!别挂了,还有小A有话跟你说……还有小B……还有小c……他们共同表达着一个心声,希望多保重!多打电话!常回娘家看看……当我挂上电话,眼睛湿润了。我想,这也是不是一种幸福呢?
  说起来还有个让我难以忘怀的孩子,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被分配到学校工作,正好跟我同一个办公室。虽然他身上有着浓厚的学生气,但处事待人很老套,不,应该说很成熟。性格极好,很有素养。在办公室他不吭气,但没人时喜欢跟我说话。而且电脑知识基本上都是他教我,很细心,很耐烦,直到我弄懂为止。虽然他不是教语文,但只要是我的公开课,他都会去听,认真做笔记。奇怪的是每到放学,无论我什么时候下课,总看到他一个人待在办公室,直到我拿起饭盒,他才起身去饭堂。晚上我在办公室备课,改作业或写教学论文,他也会来到办公室静静看书,或搞一些化学实验。累了,我们就说笑放松放松,久之,我们无话不谈。有次,我们办公室老师在外面聚餐,突然,我身边一个电扇头倒了,轰的一声响,吓得我还以为地震。当时,他也知道办公室有几个女老师跟我过不去,众目睽睽之下,他固执的要和我调换位置,我说,我坐在那里不安全,难道你坐在那里就安全了吗?他什么也不说,竟然武断的坐在我的位置上。此时,在座的老师们私下交换着眼神,有人说了句,真幸福!暂不论是不是一种幸福,但我肯定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和气度。想想,当时我算什么,一个没有地位的代课老师,而且还是一个大他几十岁的老者,跟他能有什么结果,他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尤其不顾及那些跟我过不去人怎么看待,怎么嘲笑,大胆的袒护我,没有一种胸襟,一种境界,谁能做到?或许他跟我接触根本就没想到什么因果,只是人性善良的一种本能表现。
  生活中像这样的浪花一个接着一个,每去到一间学校就有一个故事,遗憾的是刚刚一种情感萌芽,还辨不清是友情还是爱恋,就匆匆离开。除了学校的老师,还有一段挥之不去的军戈情缘。此人是野战部队的一个上尉,很年轻,但在我面前像个兵哥哥,说话有一种感人的亲和力。也许是老乡缘故,他对我特别关照,几次转换学校搬家都是他派军车和大兵来帮我,省了很多力。有次他到学校来看我,扛了一箱美国提子,亮灿灿的提子又红又大,可以说是上等极品。我们在一起谈话,虽然没有什么激情,但也什么都能讲。不像跟那些年轻的老师们没搞两句就笑晕。他很有思想,也很有见地,说服力很强,不愧是部队做思想工作的。只要跟他多呆一会儿,即使反叛思想都会在谈笑间不自不觉被他所征服。我这人一向无羁无绊,说话老天一句地一句,但在他面前不得不收敛。无论你说什么,他总是宽厚的笑,天掉下来他都会笑的那种。然而我的每根神经、每个细胞都在立正。有次,他让大兵接我参加他们的聚餐,并在餐会上向大兵以及家眷们作了介绍,说我是老师,还是一位写作能手,希望我写写他们军人的风采。吃罢饭,又唱了歌,回学校时他又让几个大兵送我,并嘱咐一定保证我的安全。当大兵们向我敬礼时,蓦然一种军人的威严和荣光在我的思想情感里得到升华。难怪我有个女友找对象非军人莫属。我不知道他真是为了写作,还是有其他含义,当为他们写了一篇《军戈情怀》发表在深圳一家杂志后,我感到完成了使命。后来我去到港澳华侨学校,这是一所规模很大的私立贵族学校,非常封闭,严格。虽然工资很高,每天从早上要干到晚上九点半。有次,我突然接到上尉的电话,好像他又提拔了,当时我无法抽出时间跟他会晤,电话不知信息不好还是什么缘故,总之没弄清他打来电话的意思。从此,我们音信渺茫。每当想起来总觉亏了他,这点让我有些心痛。如果现在能碰到他,我一定弥补过去的缺憾,涌泉相报。其实,他早就预测到我会有今天的想法,所以曾几次提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是啊,也不知过了多少村,多少店,最终还是回到零。也许,从婚姻的角度看是个零,但从人生意义角度看也许是个未知数。无须回味,也无须后悔,生活的精彩在于每个人,在于每个人的品味和感悟。有人认为爱情是生活的全部;有人认为亲情是生命的源泉;有人认为友情是生活之最;有人认为自恋才是生活的根本……每个人审美观不同,生活方式就不同,追求的幸福也就不同。人与人之间交往,未必都有企图,都有因果,顺其自然发展,乃至天意。如果说别人用倾述来表达自己的情感,那么,我将这份情感注入笔端,能在我的文字空间里抒发情感,不也是一种美好的回忆和享受吗?或许还能给人带去一点有价值的启示呢!笑三2010-
0
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