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您好,欢迎来到形婚网!  |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开心网登录   |  注册

未来不是梦

32岁 未婚 西藏 拉萨 176厘米 本科 5000~10000元

勤奋的我一直努力着,终于可以让父母因我而骄傲。但是,再坚强的我,也会有疲惫的时候,多么希望早上起床,有人为我准备了早餐;多么期待晚上下班,有盏灯在为我等候着。...

打招呼>> 送礼物>> 发信件>> 看资料>>

发布时间:05-19 16:21

分类:情感物语

动物的人性光辉(12)——《物犹如此》白话选译清

作者:未来不是梦    天气:晴天    心情:开心    阅览次数:


  寿康学会•清凉书屋选译
  十二、复仇雪冤
  此事与你何关,竟然恨之入骨。旁观者拍手称快,复仇者咬牙切齿。恩怨如此分明,卓然侠士之风。
  毗陵猴(《坚瓠集》)
  明朝万历年间,毗陵有个乞丐,每天牵着一只猴子,到街市上耍猴讨钱,这样积攒了几年,约有五、六两银子。有一次与一个乞丐同伴一起喝酒,醉后向这个同伴夸耀。那个乞丐忽然起了恶念,把毒药放进酒中,强灌他喝下去,把他毒死。然后取走了他积攒的银钱,把他的尸体埋到野外,没有人发现。这只猴子不肯顺从,乞丐每天都鞭打它,猴子勉强跟着他,忽然有一天再也找不见了。
  当时的县令张廷杰刚到任,升堂的时候,看到一只猴子突然跑了进来,盘腿坐在堂前,向着县令呼叫。张廷杰觉得很奇怪,就派一个衙役跟着它,看看是怎么回事。猴子来到养济院,找不到那个乞丐,又拉着衙役往前走,沿途乞讨糕饼给衙役充饥。到了大市桥,遇到了那个乞丐,猴子双手把他拽住,跳上他的肩头,对着脸颊就抓,乞丐没有办法挣脱。衙役把这个乞丐押解到县衙,张廷杰再三审讯,他才供认了罪状。
  张廷杰派衙役押着乞丐,去取回被他抢去的银钱,发现装钱的包裹还在。衙役在野外扒开浮土,把被毒死的乞丐尸体放进棺材,点火焚化。火势正旺的时候,猴子向衙役磕了几个头,然后跳入火中烧死了。衙役回去后,将事情经过作了禀告。县令张廷杰十分惊异,亲自作了《义猴记》,刻在石碑上以长久传世。
  诗曰:
  拜谢幽明恨已伸,悔教怀璧竟戕身。
  漫将一死看轻易,赴义从容世几人?
  金华猴(《圣师录》)
  学使汪可受,曾担任过金华县的县令。当时有个乞丐走在山上,看见一群孩子绑着一只小猴,正在欺负虐待它。这个乞丐就把它买下来,教它一些戏法,每天到集市上乞讨,得了很多钱。别的乞丐对他又嫉妒又羡慕,就把他灌醉之后,诱骗到一座空窑里把他杀死。隔日把猴子用绳子拴上,又让它表演戏法。正好县令汪可受出行,喝令让路的声音传来,这只猴子咬断绳子,闯到县令面前,好像在向他诉冤。汪县令派人跟着它,在空窑中找到了乞丐的尸体。当即将其他乞丐抓捕,审问后供认了罪状。全县的人都被惊动,为这个乞丐的惨死感到哀悼。县令派人买来棺材,将乞丐的尸体收殓后火化,烈焰刚刚腾起,猴子就哀叫着跃入火中烧死了。
  诗曰:
  何幸抽身诉长官,金华仙尹亦心酸。
  碎躯粉骨非奇事,也当逢场作戏看。
  騟复仇(《警心录》)
  宋开禧年间,九江的戍校王成,看到一匹有病的紫色马,将它收留喂养。嘉定庚午年,峒寇李元砺进犯龙泉,王成战死,这匹马屹立不动,在他的尸体边悲鸣。贼将看了说:“这是一匹良马。”把它献给了李元砺的弟弟。李元砺的弟弟非常高兴,每天都骑着它。不久贼寇又去进犯永新,这匹马认识官军的旗帜,从阵地上飞奔而来,李元砺的弟弟骑在马上怎么也止不住。军士都认识这匹马,一起上去擒住了马上的贼将,呐喊着向前冲去。贼寇大为震惊,于是纷纷败退。
  李斯义点评说:收养之恩可酬,战死之仇可报。称之为良马,果真是一匹良马啊!
  诗曰:
  骁腾谁识凌波騟,身紫心丹世所无。
  望帜驰归蜚捷电,生擒吐谷万人呼。
  牛报两世仇(陈定九《义牛传》)
  这里所说的义牛,是宜兴铜棺山的农民吴孝先家的牯牛。它的力量很大,还有很好的品行,每天能耕山田二十亩,即使再饿也不吃田中的禾苗。吴孝先非常珍爱它,让家里十三岁的儿子吴希年放牧,希年骑在牛背上,随牛而行。一次,牛正在涧边吃草,忽然有一只虎从牛后面的树林中出来,想捉走牛背上的吴希年。牛察觉到了,就转过身对着虎,一边吃着草,一边慢慢往前走。希年很害怕,爬在牛背上不敢动。虎见牛过来,蹲在地上等着,准备等牛走近就扑上去,捉走牛背上的小孩。快要靠近虎时,牛突然飞奔上前,猛力用牛角顶向虎。虎正想要捉住牛背上的小孩,来不及躲避,一下被撞翻仰卧在狭窄的山涧中,没有办法转身,被阻塞的涧水淹没头部,竟被淹死了。希年赶着牛回家告诉父亲,吴孝先召集众人将虎抬回,把它煮着吃了。
  一天,吴孝先与邻人王佛生因为互争水源,发生争执。王佛生富裕而残暴,平时村里人都怨恨他,因此在这件事上都不公平对待他,大家都袒护吴孝先。王佛生更加愤恨,带着他的儿子把吴孝先打死。吴希年告到官府,王佛生用重金贿赂县令,反而杖打吴希年,将他打死在杖下。吴希年死后,家里再也没有别的兄弟去伸冤。吴孝先的妻子周氏,每天都在牛前痛哭,对牛说道:“以前幸亏因为你,我的儿子才没被虎吃掉。如今他们父子二人都被仇人害死,皇天后土啊,谁来为我报仇雪恨呢!”牛听后大怒,抖擞精神高声鸣叫,飞奔到王佛生家。王佛生父子三人正在请客喝酒庆贺,牛直冲进厅堂,用牛角顶向王佛生,王佛生当即毙命。又去顶他的两个儿子,也都顶死了。客人有拿着棍子跟牛相斗的,也都受了伤。村里的人赶紧前去禀告县令,县令听说后,竟然被吓死了。
  外史氏说:不共戴天之仇,为人之子却不能报的,比比皆是。而这头牛竟能为吴氏一家报两代杀身之仇,真是一头义牛啊!
  诗曰:
  牛背儿谁脱虎牙,沉冤两世雪仇家。
  不图戴角披毛辈,也有英豪古押衙。
  牛白冤(《圣师录》)
  齐河县洪店,有盗贼在王臻家的门前杀了人,众人把王臻绑送官府。在严刑拷打之下,王臻只好无辜地承认下来,已经有很长时间。一天,知县赵清路过洪店,一头牛跑到赵清面前跪下悲鸣,很久不肯起身,好像有话要诉说。赵清问道:“这是谁家的牛?”众人回答说:“是王臻家的牛。”赵清说:“看来王臻是受了冤枉啊!”回到县城,就释放了王臻父子。后来审讯大盗王山,供认了他杀人的罪状。齐河县的百姓都称扬知县神明,有人还作了一篇《义牛记》。
  诗曰:
  赭衣诬服枉谁怜,牛泪空悬定谳年。
  不肯望尘轻乞诉,车声预识使君贤。
  犬断仇头(《阐义》)
  浙西有官宦的后裔某甲,与某乙的居所相邻。甲贪图乙的家产,诬告乙与盗匪勾结,并说乙的家产都是自己的,将其全部侵吞,把乙害死在狱中。原先乙有一条高大的狗,特别喜爱它。乙被害死后,这条狗常到甲家吃食,夜里回到故宅悲泣,时常发出怒斥声。过了一年多,甲卧病在床,这条狗忽然跃到床上,咬断了他的喉咙。他的家人慌忙来救,用刀砍下狗的头,它的牙齿之间还切切有声。
  我认为这条狗真是一位忠臣。感恩图报的心理,动物们也确实都有。可是由于需要人的豢养,自己无法选择主人,虽然和原来的主人感情很深,时间一长也会改变,反而会事奉新的主人而忘记了旧主,原来的仇家也可能会变得很亲密。而这条狗却怀着仇恨,深藏不露,最后终于为旧主报仇雪恨,因此这条狗又是一位志士。
  李斯义点评说:小说中记载的红线女、聂隐娘等剑侠之事,想不到在动物之中也能见到。
  诗曰:
  恸伤主死未分明,满意踌躇事竟成。
  犬断仇头头亦断,尚闻切齿不停声。
  犬杀狄灵庆(《圣师录》)
  袁粲是南北朝时期刘宋的顾命大臣。当时掌控军政大权的萧道成,图谋改朝换代,夺取帝位。袁粲认为自己身受宋明帝临终嘱托,因此率众起义,兵败遇害。他有个儿子刚几岁,乳母领着他投靠袁粲的门生狄灵庆。狄灵庆说:“我听说交出这个孩子的人可以获重赏。”乳母悲痛地哭喊着说:“袁公往昔对你有恩,所以我才不顾危险带着孩子投奔你。你要是害死袁公的后代以求赏赐,神明有知,你的家族必将被诛灭。”结果孩子还是被狄灵庆交出,遭到了杀害。以前这个孩子常骑着一条高大的长毛狗玩耍,孩子死后过了一年多,忽然有一条狗闯入狄灵庆的家中,在庭院里遇见狄灵庆,将他咬死,接着又咬死了他的妻子,正是以前孩子骑的那条狗。
  鹤子点评说:是这条狗杀的狄灵庆吗?其实是袁粲所杀。是袁粲杀的狄灵庆吗?其实是上天所杀。是上天杀的狄灵庆吗?其实是狄灵庆自己所杀。春秋时期卫国的射手庾公之斯,不愿在自己的师公危难之时予以加害,与学会射箭就杀死自己老师的逄蒙相比,真有天壤之别啊!
  诗曰:
  烈烈宁为袁粲死,悠悠不作褚渊生。
  负恩毕竟饮仇血,快极仰天双泪横。
  太原客犬(徐仲光《义犬传》)
  清朝顺治丙申年的秋天,有一个太原的客商,从南方经商返回,骑着一头驴,袋子里装着五、六百两银子。经过中牟县境,在路边休息。这时有个年轻人扛着一根棍子过来,上面绑着一条狗,也在路边休息。这条狗朝着客商咿哑叫唤,好像盼着他能相救,客商便把它买下放生。那个年轻人看到客商的钱袋很重,就悄悄跟在他的后面,到了僻静之处,用棍子将他打死,把尸体拖到小桥水边,用沙子和芦苇盖上,背着钱袋而去。
  这条狗看到客商被害死,就悄悄跟着年轻凶犯到了他家门前,做了记号。然后前往县城,正好赶上县令升堂,衙门里非常肃静。这条狗直接跑到县令的前面,蹲坐在地上哀叫,像是在哀哭,又像在诉说什么,别人赶它也不走。县令问道:“你有什么冤屈吗?我派个衙役跟你去。”狗领着衙役出来,到了客商被害死的地方,对着水边吠叫。衙役掀开芦苇发现尸体,回去报了案,可是并不知道凶手是谁。
  这条狗又来到县衙,还像上次一样哀叫。县令说:“你知道凶手是谁吗?我再派衙役跟你去。”狗又出了县衙,县令派了几个衙役跟在它后面。走了二十多里,来到一个偏僻的村庄,这条狗直接闯入一户人家,遇到一个年轻人,跳上去咬住他的手臂,他的衣服被撕开,血流了出来。衙役把他绑上押回县衙,他供认了杀害客商的罪状。审问他抢去的银两,还在他的家里,就派人到他家里去收缴,在钱袋中找到一个小本,知道了客商的住址和姓名。县令判处年轻凶犯死刑,以抵偿命债,并把抢去的银两没收归公。
  这条狗还是来到县令面前吠叫不已。县令想:“这个客商虽然已死了,他的家人还在,这袋银两应该归谁呢?这条狗这么吠叫,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呢?”于是又派衙役前往太原,这条狗也跟着一起去。到了客商家,他的家里这时才知道客商已经死去,又知道银两还在,感到非常悲伤。客商有个儿子,便收拾行装跟随衙役一起前来。这时凶犯已病死在狱中,县令派人把客商的钱袋取来,验收后就交给了他的儿子。这条狗仍然跟着客商的儿子,一路护送客商的棺柩返乡。它来回往返数千里,一路上吃饭住宿,与平常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作者评论说:人根据各种迹象作出正确的决断,需要有很高的智谋。而冷静观察,等待时机,则需要有很强的忍耐力。面对突然出现的灾祸,慌乱震惊,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是缺乏智谋。忍不住愤怒的情绪,为道义而慷慨赴难,然而谋划不周,志愿虽诚仍无济于事,这是缺乏忍耐。所以说成就一番大事很难。
  假如这条狗在凶犯杀害客商的时候,就张开牙齿奋力与他搏斗,即使死于大棒之下也绝不退缩,可谓英勇壮烈,然而对已经死去的客商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若是它满怀悲痛,立刻前往官府哀呼控告,却并不知道凶犯的住所,纵使当政者能够垂怜听察,可荒郊旷野之中,到哪里去追捕凶手?冤屈虽然得以申诉,凶犯却依旧无法抓捕。
  只有深怀复仇之志,而不突然使凶手受到惊吓。虽知县府可以申诉,但却暂且忍耐等待时机。悄悄跟踪凶手,探明住处,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再去报官申诉。直到仇人落入法网,然后猛扑上去愤怒地撕咬。因此凶手终被抓捕,银两终被追还,太原家人的音讯可以送到,客商棺柩得以返回故里。其谋划贵在周密沉稳,不必立刻就含愤相拼,而是务必使自己的一片忠心最终完成复仇的重任。这是古代侠客荆轲、聂政所未能深虑,张良、豫让等人所没有成功,而这条狗却最终做到了。并不仅仅是它吠叫申诉于县衙,奔走于数千里之外的奇特与豪壮!
  哪个人不怀有忠心,可是遇到种种不利情况便会改变。哪个人不具备才能,可是面对突发事件便会慌乱。所以智谋应更为深广,勇毅要更加沉着,以此来应对天下万事,还有什么不能成功的呢?我既为商人遇难而感到悲痛,又羡慕他有这样一条狗而为人所不能及。
  赞语:一顿饭尚且要报答,何况拯救了自己的生命。公庭申诉何足为奇,送葬和诛凶全部完毕。复仇要果敢坚定,谋划要细致缜密。虽然不是堂堂男儿,作犬也一样不辱使命。
  诗曰:
  桥畔深芦哭旅魂,待谁申雪犬鸣冤。
  扶棺万叠云山外,一路悲随到太原。
  范翊犬(《集异记》)
  范翊是河东人,因为有武艺而被任命为裨将。他养了一条狗,非常高大健壮。他有一个亲友叫陈福,也担任裨将。后来范翊被派往淮南,奉命购买丝绸用品,陈福担任他的副手。范翊因为喝醉酒,傲慢自负,蔑视陈福。陈福怀恨在心,于是捏造范翊的罪名,暗自上报给主帅。主帅没有问明情况,以为所报属实,就罢免了范翊的职务。范翊饮恨而归,陈福接替了他的位置。范翊养的狗见他被撤职,就直奔陈福的住所,等他睡觉时咬断了他的头,衔回来给范翊看。范翊大惊,带着陈福的头和这条狗,前去主帅那里请罪。主帅向他追问原因,范翊把先前的事情述说了一遍。主帅给范翊恢复了原职,而把这条狗留在了帅府之中。
  诗曰:
  鼓簧夺印不须臾,怒目臣獒帐下趋。
  沥血断头情过激,胆寒亦足慑谗夫。
  犬魂白冤(《亦复如是》)
  清朝乾隆年间,于可斋先生家所养的一条狗,被一个发配到这里服役的犯人用棍棒打死。这个服役的犯人住在县署的右侧,离于先生家很远。一天,这条狗跑进他的住所,他就用棍棒朝它猛力击打,当下把它打死,打算吃了它的肉,再用它的皮做褥子。正要用刀剥皮,这条狗忽然苏醒过来,跑着逃走了。它浑身血淋淋的,先到地保家,又到仵作家,又在捕厅的官署中跑遍了大堂、二堂,接着又到了县署的大堂,最后才返回于先生家里。回家时,房前屋后也都走了一遍,好像是在告诉主人自己被人打成重伤,希望大家都亲眼见证一样。又过了一会儿才死,大家还不知道是被谁所杀。当时担任捕厅职务的是陈锦,见到这件事觉得很惊异,就派人顺着它的血迹查找。此时地保、仵作已经查明是于先生家的狗,被那个服役的犯人用棍棒打死。几人一起把那个犯人绑上押过来,犯人无法抵赖,被处以杖刑和上枷的处罚。
  有人或许会问:“畜类什么也不懂,却竟能诉冤,难道是真的灵知不昧,还是有什么鬼神附体指使它这么做的呢?”
  我认为:张元说过:“凡是有生命的物类,无不爱惜自己的性命。”讲得已经很清楚。喜怒哀乐之情,并不只是人类才有,动物们也同样具有。给它们喂食,就摇着尾巴过来,这是它们的欢喜。吃饱之后,就安安稳稳地卧在地上,这是它们的快乐。用棍棒殴打,就不停地嗥叫,这是它们的哀痛。把朽骨投向它们,就带着敌意怒目相视,这是它们的愤怒。生死关头,更容易激发它们的种种喜怒哀乐之情。这条狗向人们乞求怜悯,正是它的真情流露,所以与人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动物有时昏昧而已,何必要有鬼神附体呢?一条狗尚且不肯甘心去死,一个人若是遭到他人强行杀害却无人知晓,或者被阴谋陷害,至死都不能辩白,在九泉之下,又岂能甘心呢?
  诗曰:
  刀底逃生浴血来,讼庭历遍有余哀。
  薄惩草草难销案,一路呼冤彻夜台。
  猪道人(《异谈可信录》)
  凤阳有一个商贩,以贩运生猪为业。其中的一头猪特别驯顺,好像能懂得人的意思,商贩很喜爱它,把它留下来作为样猪。每当猪群结队而行的时候,就让这头猪在前面领路,已经豢养了十几年。一天,商贩到了宿州徐溪口,住在旅店里。店主贪图他的钱财,把他杀了,尸体扔进一口枯井,没有人发现。这头猪被卖给屠户,它乘机逃跑,屠夫在后面紧紧追赶。正好遇到太守出行,猪伏在他的车前啼叫,好像有事想要申诉。太守觉得很不寻常,就派差役跟着它。这头猪跑到枯井边就开始嗥叫,差役下去查看,发现里面有一具尸体。向屠夫询问亡者的情况,屠夫说自己也不知道。问这头猪来自什么地方,屠夫回答说是从旅店买来。派人前去传唤那家店主,里面的人谎称他久出未归。这头猪却突然闯入室内,咬住店主的衣服不放。差役将店主抓捕,押送到官府,一次审讯就全部招认了。太守派人把这头猪送到寺庙,每天供给它一升左右的口粮。
  后来这位太守升职走了,继任者不再发给它口粮。寺里的僧人由于经常缺少粮食,就把这头猪叫来让它去募化,猪点了点头,好像是听明白了。僧人把化缘的布袋挂在猪的脖子上,把它带到集市,众人都乐于布施食物给它。第二天,这头猪就自己前往,已经给过的就不再讨要,没给过的就守着不离开。众人都说:“这是一位猪道人啊!”从此它每天都去集市上化缘,风雨无阻,只要有人叫“猪道人”,它就摇着尾巴跑过去。给它瓜果,它也不吃,让人一起装到袋中运回去,人们愈发觉得稀奇。这样一直过了三十年,寺里的僧人靠它乞食赖以生存。乾隆戊子年,这头猪老死了,僧人用棺材把它安葬在寺后,立碑名为“义猪坟”。
  鹤子点评说:前后都能够报效主人,经历曲折而忠心耿耿。众人把这头猪叫做道人,它就已经是人了。文中特记载它死去的年份,又不只把它当寻常人看待。
  诗曰:
  披毛乃以道人呼,跳出刀山快意无。
  灵蠢原来同佛性,何曾依样画葫芦。
  大鸟助鹳(《聊斋志异》)
  天津的某座寺庙里,有一对鹳在殿顶的鸱尾做巢。殿里的承尘上藏有一条盆口粗的大蛇,每到幼鹳翅膀快长成时,就爬出来把它们吞食掉,两只鹳鸟悲鸣几天才飞走。连续三年都是如此,众人都以为它们来年不会再来了。可是到了来年春天,两只鹳照样来这里做巢,等幼鹳快要长成时,却突然飞走了,过了三天才回到巢中,照常哑哑喂哺幼鹳。这时那条大蛇又蜿蜒爬了上来,快要接近鸟巢时,两只鹳惊飞起来,急切哀鸣着,直上青天。突然有声音传来,刹那间天地都变得昏暗。众人吃惊地抬头看去,只见有一只大鸟,翅膀遮住了太阳,从空中飞扑下来,用爪子向大蛇猛击,蛇头立刻掉了下来,殿顶的一角也被毁坏了好几尺。随后大鸟便振翅而去,两只鹳跟在它的后面,就像是在为它送行。鹳巢也遭到毁坏,两只幼鹳都坠在地上,一生一死。僧人把那只活的幼鹳放在钟楼上,一会儿鹳回来,依旧去喂养它,等它羽翼长成之后才飞走。
  鹤子点评说:一直过了三年才报仇雪恨,心里积聚的怨恨该有多么深啊!这正是司马迁在《史记》里所说的:“怨毒之于人甚矣哉!”
  诗曰:
  多载恩勤付子虚,九霄控告也欷歔。
  乍伸玉爪蛇头落,笑杀张椎中副车。
  小鸟助鹳一(《见闻录》)
  西湖灵隐寺,有一对鹳鸟在古松上筑巢,幼鹳刚出壳不久。一天清晨,见一条巨蛇三丈多长,从树下爬上来,要吃幼鹳。这对鹳鸟连声鸣叫,张嘴对着它,蛇则昂着头吐着舌,双方相持一会儿,蛇才爬下去,这种情形持续了几天。一天,雄鹳不知去了哪里,傍晚的时候,背着一只鸟返回巢中。这只新来的鸟长着灰色的羽毛,身体不到鹳的三分之二。第二天早晨,两只鹳鸟翱翔于云间,新来的鸟和幼鹳在巢里。不一会儿,那条蛇又爬上来,昂着头爬向鹳巢。新来的那只鸟喔地叫了一声,把尖嘴一伸,蛇立刻从树上掉了下来。一会儿,雄鹳仍背着这只鸟飞去,从此蛇再没有来过,鹳巢得以安宁。十多天后,僧房里有一股臭秽不堪的气味,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启开地板,见这条巨蛇死在里面,身体已经腐烂了。
  诗曰:
  古刹风腥白日昏,长蛇肆毒冤谁伸。
  岂知短小偏精悍,未到松巢气已吞。
  小鸟助鹳二(《排闷录》)
  镇江的焦山,有鹳鸟在松树上筑巢,孵出了三只幼鹳,翅膀很快就要长成。这天,鹳鸟出外觅食,有一条巨蛇长一丈多,爬上树顶进入鹳巢吞食了幼鹳。等鹳鸟飞回,知道自己的幼鹳已被蛇吞吃,不停地绕着树悲鸣,三天后才离去。
  又过了七天,有一位僧人正坐在殿前,看见鹳鸟领着一群鸟雀飞来,前后有十多只,都绕着殿飞翔。一只小鸟独自飞入殿中,向着屋梁间啾啾鸣叫。梁间有一条巨蛇昂着头探出身来,想把小鸟吃掉。小鸟却忽近忽远,好像是在引诱它,蛇就把半个身子都探出来准备捉鸟。忽然有一只鸟从佛像后面伸出尖嘴,像锥子一样又长又锋利,突然划破巨蛇的腹部,然后就飞走了,原来是预先埋伏在那里等着蛇出来。这条巨蛇肠子破裂,坠落殿前而死。鹳鸟飞入殿内,来回翱翔,那群鸟雀也都叫个不停,过了好一阵才散去。
  僧人觉得这件事非常奇特,就告诉了来客。来客说:“这条蛇吞吃的幼鸟不知已有多少。鹳鸟本来是吃蛇的,可是蛇来吞食幼鹳,它也无可奈何。带着一群鸟雀来围攻蛇,而最后终于能够复仇,却全靠了两只小鸟,真是太奇特了!”
  诗曰:
  杏梁惨雾接松云,虺腹彭亨尽鸟群。
  诱敌楚羸潜盬脑,公然黄雀亦能军。
  鸦集铃索(《警心录》)
  晋朝的京兆尹温璋,在官署的大厅前悬挂铃索,以便前来诉冤的人尽快将冤情上达。一天他独自坐在厅里,屡次听见铃声,出去却见不到一个人,这样反复几次,发现是一只乌鸦飞来停在上面。温璋说:“这肯定是有人到它巢里掏取雏鸟,所以前来告状。”命令差役跟着乌鸦前去捉拿肇事者。那只乌鸦一路飞着,把差役领到城外的树林间,果然有人掏了雏鸟,还在树下歇息。差役把他押回官署,温璋因为这件事不同一般,就下令重重责打了这个人。
  李斯义点评说:乌鸦固然善于申诉冤情,京兆尹也非常神明,想必他到各县巡行审查案件,一定有很多冤情得以平反。
  诗曰:
  公庭两造判分明,无怪慈鸦诉不平。
  几见循良京兆尹,风传铃阁遍仁声。
  盱眙鸦(《阐义》)
  盱眙县有位商人,骑着一匹驽马上路,赶马人就跟在后面。路上见两只乌鸦争枝,坠落到地上,赶马人捉住了一只。商人说:“还不到一块肉,放了它吧。”赶马人听了很不情愿。商人说:“我给你一块肉的钱,可以了吧?”于是打开钱袋,露出很多的钱,被赶马人看到。走到前面僻静的地方,天越来越黑,赶马人把商人推落地上,用鞭杆把他杀死,把尸体扔到深坑里,拿走了钱袋。次日天亮,一只乌鸦在县令的堂前大声鸣叫,好像有冤情要申诉。县令觉得很奇怪,就派健壮的兵卒跟着乌鸦前去查看,乌鸦低飞在人的身边,领到深坑旁。兵卒找到了尸体和马鞭,回来向县令禀告,但却不知道凶手是谁。乌鸦又大声鸣叫似有所诉,县令又派人跟着乌鸦,到了赶马人的家里。赶马人刚回家不久,抢来的钱袋还没打开,看到马鞭后非常沮丧,交待了自己的罪行。县令判处他杀人偿命,而把这只乌鸦放入笼里喂养。
  诗曰:
  囊金宛在旅魂依,引隶门前贼乍归。
  客死凄凉缘底事,伤心不忍故巢飞。
  绿衣使者(《春渚纪闻》)
  唐朝的时候,长安有一个富人叫崇义,他的妻子刘氏与邻居李弇私通,二人合谋将他杀死。下葬的时候,亲戚们都来了,有一只鹦鹉在堂侧大声鸣叫说:“杀死主人的,是刘氏、李弇。”二人奸情因此败露。唐明皇听说这件事后,把它封为“绿衣使者”。
  李斯义点评说:鹦鹉为主人报仇,可谓忠诚。乘着众人参加葬礼之时说出真相,不也很有智谋吗!真不愧于“使者”的封号。
  诗曰:
  胸中怀恨欲号呼,事有难言且缓图。
  人世覆盆冤不少,绣衣曾听绿衣无。
  鸟衔诬牒(《果报闻见录》)
  宜兴的陆某,宅院四周环绕着茂林修竹,各种禽鸟都来这里栖息,他从不允许猎人打鸟。遇到下雪寒冷的时候,就把米谷撒在林中喂它们。清朝顺治三年,他的仇家以逆党的罪名陷害他,他被抓到衙门严审。当时被拘禁的有上千人,诉状堆满了桌案。忽然百鸟飞来,聚集在公庭上,喧叫之声震天。审讯到陆某时,有一只鸟飞到案头,衔着诬告陆某的那张诉状飞走,群鸟才开始散去。负责审讯的官员十分惊诧,就用刑罚审讯陆某的仇人,知道陆某是遭到诬陷就释放了他。陆某在郡城里建了一座“义鸟亭”,以纪念这件奇事,现在这座亭子仍在毗陵城中。
  诗曰:
  亭标义鸟德难忘,衔牒高飞释桁杨。
  若果化身讼庭遍,如何六月下金霜。
  丹阳蛙(《现果随录》)
  苏州同知王君,途经句容县,快到丹阳时,忽然看见有几百只青蛙,到车前鸣叫蹦跳。王君让车停下,对它们说:“要是有冤屈,告诉我在什么地方。”这些青蛙就都聚集在一个地方。王君下令把地挖开,发现了一具尸体,口里塞着一根鞭子,鞭上有一个脚夫的名字。到了丹阳,一经询问便将这个脚夫抓获,立即让县令加以拷问。原来是一位商人买青蛙放生,露出自己所带的钱财,因此被脚夫所害。最后判定脚夫杀人偿命。吴人因此把王君称为“田鸡王”。
  诗曰:
  埋鞭贾祸尔何痴,蛙控舆前孰使之。
  不少沉冤泉下哭,问谁怜物切慈悲。
  蝇集笔端(《警心录》)
  王五在京城做酒铺伙计。酿酒时,苍蝇经常落到里面。王五就找来炭灰,盛在几个器皿里,放在旁边。遇到掉进酒中的苍绳,就捞出来放在炭灰上,让它们翅膀干了以后飞走,因此救活了很多的苍蝇。后来王五遭人陷害,被判处死刑。官员执笔正要签署判决,总有一群苍蝇聚集在笔尖,轰走了又飞回来,没法下笔。官员由此知道此人一定是受了冤枉,查明真相后就将他释放了。
  李斯义点评说:人若真的爱惜生命,随处都可细心护持,使众生受益,未必一定都要破费财物。
  诗曰:
  甘酒忘躯祸若斯,仁心甫动帝天知。
  笔头落纸阴飙起,慎重秋曹断狱时。
  ——————转载于智悲佛网
0
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