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您好,欢迎来到形婚网!  |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开心网登录   |  注册

沈老师

32岁 未婚 重庆 江北 177厘米 本科 2000~5000元

去爱吧,像不曾受伤一样;跳舞吧,像没人欣赏一样;唱歌吧,像没人聆听一样;生活吧,像每天是末日一样;学习吧,像生命没有尽头一样;珍惜吧,像从未曾得到过一样!...

打招呼>> 送礼物>> 发信件>> 看资料>>

发布时间:06-24 13:47

分类:爱情故事

人類必看:雪之恋爱节奏

作者:沈老师    天气:阴天    心情:傻笑    阅览次数:

  「思娴!妳看外面下雪了耶!好美喔!」
  「嗯!真的很美一片雪白白的雪,
  还记得高一那年北海道的冬天,天空也正飘着细细的雪花,
  在台湾待了那么久从不曾看过雪,才来到日本没多久,
  竟然可以看到日本的冬雪,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雪、碰触到雪,
  兴奋的我躺在广大的雪地上翻来覆去,即使白雪是如此的冰冷,
  刺痛了我一吋吋的肌肤,
  但我对它的憧憬与向往是不会改变的。」
  「喂!你这个样子好象个白痴唷!第一次看见雪喔!」
  一个大男孩突然冒出来,站在我面前。
  「啊!」我连忙站起来,拍了拍衣服。
  「嗯…对呀!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雪,
  以前我在台湾从不曾看过雪,所以刚才才会那么的疯吧!」
  「是吗?我们北海道这儿的人已经很少看见雪,
  还会像你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这是在笑我吗?反正啊!我喜欢雪的程度没人能比,
  只要让我看到雪,做再多疯狂的举动我也值得!」
  说完,我又躺了下去,静静地看着雪花飘落到我身上,
  整个白茫茫的世界仿佛只有我一人似的。
  「噗!」他笑了下。
  「!你笑什么啊!有什?穧n笑的呢?我就是喜欢雪啊!」
  「没什么!和我一起看雪吧!」说完他便躺在我身旁,
  轻轻的握起我的手,陪伴着我欣赏这片美景他也喜欢雪吗?
  「欸…我问你,你是不是也喜欢雪啊!」
  「……」他什么也没说,
  只是静静的望着无际的天空。
  我转过头,仔细的看着他的脸庞,我发现他的皮肤很白,
  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浓密的眉毛,
  一片雪花慢慢的飘落在他的脸颊上。
  他像是完全与雪融合一般好美、好美,
  此时我觉得手里握的不是他的手,反而像雪,
  虽然那是如此的冰冷,但却有着我从没感受过的温柔,
  那份温柔不断地从我的手心传递到我的全身,
  甚至到了我的内心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醒过来,身旁的他却早已不见了,
  只剩我一个人在这广大的雪地中。
  「思娴!你在想什么啊!发呆了这么久呢?」
  织琪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啊!没什么啦!」「怎么了呢?又想起那个像雪的男孩吗?」
  「嗯…他给我的感触真的很深、很深。」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呢」织琪好奇的问,我皱了一下眉头,
  并说:「当时我忘了问他?涨W字,
  可是我知道他是穿著你们学校的校服。」
  「你该不会是因为他才来读我们这所高中吧!」
  织琪有点开玩笑的问我。
  「呵…应该…吧!」我想是吧!
  「呃…真是的,看来我一定要帮你赶快找到他,
  要不然呀!你就白读这了。」织琪自告奋勇的说着。
  「嗯…那我就先谢谢你啰!」真是这样就好了。
  唉…看了看窗外的细雪,真的能找到他吗?
  就算找到了,他还会记得我吗?
  那都已是一年前的事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
  天啊!我竟然想事情想到撞到了别人。
  咦…他「欸…那个…那个…你别走呀!」
  「思娴,你在喊谁啊!」
  「刚刚那个男生,就是我所说的那个像雪的男生呀!」
  奇怪!好象他…是他吗?
  「那你还不快追。」织琪紧张的说。
  「来不及了呀!人都走了。」我有点沮丧。
  「算了…没办法…咦!地上有张学生证耶!
  欸!思娴,你来看看,这是他吗?」
  织琪把那张学生证捡了起来。
  我马上冲去看,
  那熟悉的面孔又从我的记忆深处里浮现出来雪。
  「喂!看呆了呀!」织琪,又把我拉回现实。
  
「啊!对了,赶快看他叫什么名字…嗯…藤…堂…梁…」
  「什么?藤堂梁?给我看一下!真的还假的呀?」
  学生证接过她的手,她的眼睛越睁越大。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啊?」织琪突然转过头来对我奸笑。
  「不会吧你…呵呵…
  你知不知道你喜欢上的可是我们学校顶顶有名的校草欸!」
  「校草?」
  「对啊!他在我们学校可是超级有名气的,长的爆帅不说,
  功课、体育又是一流的可惜他的女朋友一个接着一个换。」
  织琪愈说愈小声「一个接着一个换阿!」真的还假的啊!
  「嗯…没办法,他的条件太好了,追他的人多,
  他本身也满随便的,所以……」织琪无奈的说着。
  「那他不就是花公子了吗?」「可以这么说阿!」
  「那我不就是没希望了。」天啊!
  「唉!别匠子说你也长的很美啊!
  所以,妳也要多多努力唷!加油!」织琪鼓励着我。
  「嗯」真的吗?我所认识的他,那个像雪一般的神秘男孩,
  不是藤堂梁他是这种人吗?他…是吗?
  「思娴,你要不要还给他学生证啊!」织琪说。
  「嗯…当然…只是刚听你讲完那番话,
  我整个人的热诚都快消失。」我沮丧的说着。
  「别这样子说嘛!他又不是拒绝你了。」
  「可是…」
  「走啦!他的班级在三年九班,另一栋大楼,
  快点还给他会比较好,以免他担心。」
  「嗯…走吧!」我无奈的说。
  到了三年九班「织琪!我好紧张喔!」我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你在怕什么啊!真搞不懂,瞧你抖成这样,放轻松嘛!」
  「你叫我怎么放轻松啊!终于要看见他了。」
  唉…期待这么久的一天,我的身体还是不听使唤的发抖。
  「你们两位有事吗?」一位漂亮的女孩过来问我们。
  「那个…你们班是不是有一位叫藤堂梁的人啊!」
  「藤堂梁」那位学姊一听见我们要找他,马上变了个脸色。
  「你们找他干麻啊!?v
  因为他的学生证掉在走廊上,我们捡到要还给他的。」
  织琪马上解释清楚。
  「是喔!哼!」她用轻视的脸看了我们一下,便走进了教室。
  「织琪,我觉得那位学姊啊,脸色怪怪的,
  感觉怪恐怖的为什么她要露出那种脸呢?」
  「那还用说吗?因为藤堂梁是全校女生都想要的梦中情人,
  和他有任何暧昧关系的女生都很容易其它女生的欺负与歧视,
  何况你刚还想找他,那位学姊会露出那种脸色也不足为奇啊!」
  织琪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插进一个熟悉的声音。
  「哪一位找我啊!」是他…是他熟悉的声音。
  「我…我…」我吓的说不出话来,他变的好高啊!
  足足高了我两颗头,应该有180吧!
  织琪看见我呆住了,忍不住打了我一下「喂!」
  「啊!我是要来还你学生证的。」我紧张的说。
  「我的学生证」他一脸疑问。
  「嗯…因为…你的…学生证…刚刚掉在地上我把它捡了起来。」
  「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说着,他伸出手来,我把学生证接过他的手。
  他的手还是依然的冰冷,可是那份温柔感,
  却怎么也找不着,仿佛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似雪的男?纂C
  「喂!喂!」藤堂梁对我挥了挥手
  「你怎么从刚才就一直呆到现在呢?你头被撞到了吗?」
  他开玩笑的说。
  「啊!我没有。」天啊!好丢脸竟然被他这么说。
  「你还脸红了耶!」
  「没有啦!没有啦!她只是穿太厚了。
  喂!思娴,赶快走啦!」织琪边说边拉着我的手,
  走向走廊另一端。
  「思娴…他叫思娴」藤堂梁好象想到什么似的。
  「怎么你煞到那个小学妹喔!」山本峰廷奸笑的说。
  「喂!别乱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呢?开玩笑…」
  藤堂梁一付若无其事的表情。
  「思娴,你刚有没有注意到他一直在看你啊!」
  「我不知道耶!可是他有可能会一直看我吗?令人怀疑…」
  我想可能是织琪看错了吧!
  「真的嘛!你都不相信我,我就在旁边看见的呀!」
  「真的,那可能是我太紧张了,所以没注意到吧!」
  他真的在看我吗?
  也许他还记得我吧!一年前那个爱雪的女孩,
  他真的还记得在雪地上的那些事吗?
  后来的几天常在走廊上遇到他,他常常会盯着我看,
  让我不禁怀疑,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思娴,他要经过我们这?F,还不快点和他打招呼。」
  织琪催促着我。
  「不行啦!每次一看到他,我的心脏都会跳得很快,超紧张…」
  讲到这,我又不禁心跳加速。
  「你看、你看,他又在看你了,快打招呼啊!」
  当我抬起头时,人却早已走了。
  「你在搞什么啊!干麻不向他打招呼呢?妳看!人都走了!」
  「你觉得他真的会喜欢我吗?我觉得超不搭的,
  像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样。」
  我真的很没自信。
  「你怎么这样说自己呢?你长的又不丑,还挺多人追的耶。
  你不是上星期才刚拒绝友藏子豪的追求吗?
  他条件也挺好的啊!为何要拒绝呢?」织琪说。
  「我当初会喜欢上藤堂梁也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课业或体育好,
  我喜欢的是他那时给我的感觉。」
  我依旧钟情于那天在雪地发生的事。
  「看来你对他真的很死心踏地。」织琪若有所思的说。
  「嗯…可以这么说吧!」对他的心我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的。
  「欸…思娴,你去跟他告白好不好呢?
  反正你喜欢他已经那么久了,如今再次遇见他,
  你怎么可以不好好把握机会呢?」
  「可是…他又不一定会喜欢我。」追他的人那么多?C
  「这可不一定啊!不然他怎么会一直看着你呢?」
  织琪理直气壮的说。
  「可是…」织琪不等我说完,就拉着我的手走向另一栋大楼。
  「去跟藤堂梁说,明天第七节下课,
  去中庭等你,你有话要跟他说。」
  「啊!」可是我都还没有心理准备啊!
  「快啊!」看了看织琪,我真的有那种勇气吗?
  织琪还是不断的催促我。
  算了也只好提起勇气,放手一搏了。
  好不容易见到他,如果一直都不跟他说我喜欢他的话,
  以后也许就没机会了,我不想我们之前没有任何结果,
  哪怕只是当他的朋友而已。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他教室门口了,该叫他吗?
  怎么办我真的好紧张,心跳的好快,织琪又不在我旁边。
  「嘿!小学妹,你不是上次那位吗?你来我们班干麻啊!」
  藤堂梁突然冒出来站在我旁边,
  他的身旁还站了一位长的也很高的男生。
  「我有话想跟你说。」天啊!我心脏似乎要跳了出来。
  「什么话啊!」他一脸疑问。
  「可是我现在不方便说,
  你可不可以明天第七节下课在中庭等我呢?」
  我紧张的问,好怕他会不答应。
  「这件?O真的很重要吗?」
  「嗯…可以吗?拜托」我不断的祈求他。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一定要记得喔!拜拜…」
  哇!我竟然还能那么自然的跟他对话,
  可是一想到明天,我还能那么自然吗?
  「嗨!思娴怎样了呢?他答不答应和你见面呢?」
  织琪好奇的问。
  「嗯!他答应了,明天我一定要好好准备,给他最好的印象。」
  「那是当然的啰!要不要我帮忙啊!」
  于是我和织琪兴奋的讨论着。
  「藤堂,我想刚刚那个女孩是想跟告白吧!」山本峰廷说着。
  「我不知道」藤堂梁冷淡看他一眼。
  「你不可能会答应她吧!像你这种花花公子,
  答应她也只是玩玩不是吗?
  真搞不懂你,女朋友一直换来换去」山本峰廷开玩笑似的说。
  「你也没差到哪里去啊!」藤堂梁似笑非笑。
  「没比你厉害对了,为什么你都不肯付出真心呢?」
  「………」藤堂梁一句话也没说。
  「你又不说,每次讲到这种事,就当哑巴啦!」
  山本峰廷嘲笑的说。
  「你们在讲什么啊!梁~~」
  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走了过来,并靠在藤堂梁身上。
  「千勤,你又对藤?鞴礞滮繨}了,我都没份。」
  山本峰廷有点忌妒。
  「可是人家现在是梁的女友,欸~~寂寞时当然要找他啰!
  对不对啊!梁~」野口千勤撒娇说着。
  「你现在虽然是,以后可就未必啰!」
  山本峰廷没安好心的对野口千勤说。
  「你说那什么话啊!梁他才不会拋弃我。」野口千勤嘟着嘴说。
  「千勤少恶了!都已经和藤堂上过床了,还在那边装纯洁。」
  「哼!梁~你不可以听他的啦!」野口千勤拉着藤堂梁的手。
  「你以为你是藤堂的谁啊!不过是众女友之一,
  他明天还要去见一位挺漂亮的学妹过不久啊!
  他就会不要你啰!」山本在旁幸灾乐祸。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梁~~你说话啊!」野口千勤说。
  「山本,你跟她说这些干嘛啦!很烦欸!」
  碰!藤堂梁生气的甩掉了椅子走出教室。
  「你看他生气了,真受不了你们这些女人欸!」
  山本峰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你很奇怪欸!梁以后会不理我,都是你害的啦!」
  野口千勤不断的捶打山本的胸口。
  「喂!别捶了!很痛欸!不然你当我的女朋友好了,
  反正妳的男友也很多啊!不差我一个,早想尝尝你的滋味了?C」
  山本峰廷色咪咪的看着野口千勤。
  「嗯…」野口千勤想了一下,
  接着又说:
  「好啊!不过我问你那个喜欢梁的学妹叫什么名字啊!」
  「好象叫什么思娴吧!」
  隔天一早,「嗨!妳早啊!」我向织琪挥挥手。
  「嗨!哇!你今天好可爱唷!」织琪睁大双眼看着我的脸。
  「我唷!今天只上了一点淡妆阿!」只希望他能喜欢。
  「看来你真是有备而来喔!」
  「嗯!那当然啰!好期待下午快来唷!」我兴奋的说着。
  第七节下课时,「织琪,你先陪我去中庭,好不好呢?
  等他来的时候你在走开就行了呀!
  要不然我一个人在那里会很紧张欸~~」我乞求着织琪。
  「妳唷!说不过你,我只陪你一下唷!」
  「嗯!」说完,我便拉着织琪的手,走向中庭。
  「咦?他还没来耶!思娴,先等一下好了。」织琪说。
  「我现在超紧张的,如果他说不,那场面一定会很尴尬。」
  而我的心,也一定会跟着碎掉。
  「思娴,你怎么每次都说这种丧气的话呢?
  我相信,他一定会感受的到你的爱。」
  我看着织琪信心满满的表情,心里还是觉得。
  「但…如果他真的说?ㄐC」我担心的说。
  「可是妳想想,他如果真的接受了妳,
  那你以后一定很威风的耶!」
  「嗯!要是我能当上他的女友,
  我从今以后在这学校名气一定很旺。
  而且能和他进一步发展是多么好的事啊!
  说不定还会有很多人忌妒我呢?」
  我开玩笑似的说。天啊!我怎么会这样子说呢?
  算了反正,我真正喜欢的是他的心。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与织琪的对话。
  「藤堂梁」他什么时候来的啊!
  为什么我都没察觉,只希望他没听见我们说的玩笑话。
  「啊!你们聊,我先走了。」织琪一说完,马上就跑走。
  剩下我和藤堂梁两人在这空荡的中庭里。
  「对了!你可以直接叫我梁就好了。」
  「梁~~真的吗?真的可以这样叫你吗?」我兴奋的问。
  「当然!妳呢?你叫什么呢?」「我叫吴思娴。」
  「台湾来的吗?」他问我。
  「咦?你怎么知道呢?」我有点惊讶。
  「没有啦!我猜的呀!」他楞了一会儿才说。
  唉~我还以为他会记得我是当时雪地上那个台湾女孩。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啊!」他笑笑的问我。
  「我想跟你说的,我从很早以前就很喜欢你了。」
  终于提起了勇气,但这突如其来的告白,
  他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
  「为什么你会喜欢上我呢?」
  「是因为你还记得一年前的冬天,我们曾碰过面吗?
  当时是在一片雪地上」拜托他一定要想起来呀!
  「有吗?我们有碰过面吗?我没印象。」
  「真的啊!那时你还握着我的手,跟我一起躺在雪地中。」
  「我真的没印象,你会不会是认错人啊!」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搞错人的,应该是他忘了,
  我永远记得那天那些事一直烙印在我的心里我相信,
  那一定是他。
  「你怎么了呢?」他担心的问我「没…没事…」
  「没事就好!」他摸了摸我额头,接着便说:「和我交往吧!」
  咦?那不是我正想跟他说的话吗?怎么换成他对我说呢?
  「你怎么这么突然。」我睁大了双眼。
  「会吗?可是你刚也说你喜欢我和我交往不好吗?」
  「不」当然不会!高兴都来不及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突然的跟我告白,
  实在是出乎意料。」
  「这么说你是答应啰。」他问我。
  「嗯!」我高兴的点点头。
  突然,他把我拥入他那温暖的怀里,
  在他怀里我又再次感受到他的温柔,
  即使外面的天气是如此的寒冷。
  走回教室时,我只觉得我的头脑很昏眩,
  刚刚发生的事就像梦境般,想不到他真的答应了我,
  原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幸福。
  织琪兴奋的跑过来问我:
  「思娴!思娴!他说什么答不答应呢?」
  「………」我什么也没说,但她似乎能从我的表情中看出答案。
  「噗!看你满脸通红的样子,我就知道一定是答应了,对吧!」
  「嗯…」我脸有那么红吗?
  「我就说嘛!他一定会答应你的啊!」
  「这次我真的很谢谢?p,是你让我提起勇气,
  可是我有点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啊!」她皱起了眉头问,
  于是我便接着说:
  「就是你觉得他有没有听见我们在中庭讲的那番话呢?」
  「你是指当他女友会有很多好处的话吗?」我点了点头。
  织琪又接下去说:「我觉得他应该没听见,
  要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答应你呢?」
  我想了一回儿:「嗯!你说的对可能只是我多虑,
  而且那番话也只是开玩笑的。」
  「对啊!你别老是想不好的东西,他都已经答应你了,
  你应该要高兴点!」我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的确是该如此。
  当~~「上课了!进教室吧!」我催促着织琪。
  上课中一个纸条从我的侧方飞了过来掉到地上,
  我迅速检起并翻开来看。
  『思娴:我觉得你明天可以做一个便当给藤堂梁,
  因为他午餐好象都是随便乱吃的,
  而你既然是他的女友就应该多多照顾他织琪上。』
  织琪说的没错,为了他我一定会加油的,
  我并不想成为他的包袱,
  一定要让他感受到我的爱看完纸条后,我对织琪比了个OK,
  我们互相笑了一下。
  「藤堂,你真的答应那个小学妹喔!」?s本峰廷问。
  「嗯!对啦!」藤堂梁似乎不想多说什么,只冷冷的回他一句。
  「哈!这果然像你的作风,只要是漂亮的,你都来者不拒。」
  山本笑了笑。
  「是吗?
  反正每个女的都还不是为了我的长相和名气才和我在一起的,
  有必要认真吗?」
  「哇!你可真跩。」还没等山本峰廷说完,
  藤堂梁就转身走了。
  「他怎么每次都这样子,我那么帅也不会那么跩啊!」
  山本峰廷生气的说着。
  「是吗?」一个娇嫩的声音从远方传过来。
  山本转过头:「谁啊!」
  「还会有谁呢?」野口千勤笑笑的说。
  「喔!原来是你!你知道吗?
  藤堂跟那个叫思娴的小学妹交往了耶!」
  「真的还假的啊!」野口千勤一直问着。
  「别担心啦!过不久还是会被藤堂甩掉,
  不过那小学妹长的挺漂亮的,改天叫藤堂让给我。」
  山本和野口千勤对看了一下,心里似乎有了底。
  隔天早上,「喂!思娴!你便当做好了吗?」
  「嗯!做好了!我花了一整个晚上,
  所以啊!这个便当里充满了我的爱!」
  我微笑说着,并将手上的便当给织琪看,
  织琪一打开「?z!料超多的!你要他吃到撑死喔!」
  「可是他不是每次都乱乱吃吗?我想把他的营养一次补回来,
  顺便让他吃到我所做的努力和对他的爱意。」
  唉…说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全只为了让他感受的到。
  「那你现在就可以去叫他中午时到顶楼等你啊!」
  「嗯!」点了头,我马上跑去梁的班级。
  「请问,梁在吗?」我问。
  「啊!他在呀!」跟我应话的是上次在梁旁边的那位高个男孩。
  「你可以叫梁出来一下吗?」
  「好啊!对了!你是思娴对吧!」
  「嗯!对啊!」咦?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是梁跟他说的吗?
  「妳好啊!我是山本峰廷,妳叫我峰廷就好了!
  啊!藤堂来了!」他看了一下梁就对我说声掰掰就走了。
  「呃…梁…」虽然我和梁现在是男女朋友,
  但和他说话时我还是很紧张。
  「你找我有事吗?」
  「今天中午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到顶楼,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腼腆的问着他。
  「什么惊喜啊!」他好奇的问「我到时候再告诉你。」
  「好啊!」然后他微笑了一下便亲了我的额头。
  回教室的路上,他的面容还清晰的在我脑海里,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吗?
  我想一定是的,只是这样的幸福对我来说会不会太奢侈,
  就像握在手里的雪一样,过完了冬季就将蒸发于我的手中,
  漂流到其它地方,就像不曾存在,只希望这一切是我想太多了。
  中午时,我迫不及待的带着便当去顶楼,
  发现他已在顶楼,躺在那睡午觉。
  我轻轻的走向前,坐在他旁边看着他,
  和煦的阳光照在他脸上,
  那雪白的肌肤和浓密的眉毛,这个画面还真熟悉,
  就像一年前一样,
  他果然是当时的那个男孩,只是这一年来他变了很多,
  但不变的是我的心,依然向着他那他呢?他的心也是吗?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越看越近,
  突然一个声音:「你要给我的惊喜就是这个吗?」咦?他醒了。
  「啊!不是!我是要。」我急忙的想解释清楚,
  但他还没等我说完,就吻了我的唇。
  天啊!太突然了吧!
  但这个吻好柔软、好柔软,却有着我抓摸不到的冰冷像雪一样,
  让我又爱又怕,忽然他把手伸进我的?蝒A里
  「不!太快了吧。」我紧张的说,
  但他不理我所说的话,越摸越上去,并打算将我的内衣脱掉,
  另一只手则是伸进我的裙子里,抚摸着我的大腿,
  还将他那霸道的唇紧紧吻着我,不让我说话,
  我努力的反抗,但他始终不停手。
  「不要啊!」我只感觉上脸上的泪珠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
  「别装可怜了!这不是你要的吗?」他以轻视的眼神看着我。
  「我要的吗?」
  「少来了,当初是谁说跟我交往能在这学校名气提升,
  还能跟我进一步发展不是你希望的吗?
  搞不好还会有人忌妒你耶!」
  「不!那些不是我想要的,
  我要的只是你的心,难道你还不懂吗?」
  泪水还是不听使唤的流着,
  「你还在说谎,哪一个女人不是这样说,
  但心里想的都不和你一样,只想要我的名气和长相阿!」
  不是啊!为什么你都不肯听我说呢?
  反而这样讽刺我不,我不想在你面前流泪,
  我不想让你看见我懦弱的一面,于是我便跑出了顶楼。
  碰!
  「咦?那什么东西呢?」
  藤堂梁走向前「便当她为我做的吗?
  这…该不会是她要给我的惊喜吗?」
  
藤堂梁心想:该不会是我误会了她了呢?不会吧!
  「啊!」天啊!我竟然跌倒在走廊上,
  可是我却没有力气在站起来为什么,
  难道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只是我一个人在单相思吗?
  绝望的我跪倒在地上。
  「思娴!思娴!妳醒一醒啊!」织琪摇了我一下。
  「这…这是哪?」我看了四周。
  「思娴,你刚刚昏倒耶!」昏倒。
  「你为什么会突然昏倒呢?」
  织琪担心的问着我,但我什么也不想说,
  只静静的看着窗外,织琪似乎懂了些什么。
  「千勤,告诉你一个消息。」山本峰廷奸诈的笑着。
  「瞧你笑成这样,一定没什么好事发生。」野口千勤说。
  「就是前天我原本想和我的女友一起去顶楼,
  结果刚好给我撞见藤堂和那位小学妹两人在亲热」
  山本笑着诉说。
  「啊!你有继续看吗?」野口千勤惊讶的问。
  「看都看腻了,当然没看啊!
  可是没想到藤堂这次行动的这么快,
  一定在那个时候早就把小学妹给上了。」
  「你又知道了吗?」
  「那我问你,你和藤堂交往多久,他就上你了呢?」
  千勤想了一下,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要你管呀?I」千勤气呼呼的说。
  「一定也很快吧!」山本嘲笑。
  「可恶,那个叫思娴的女孩,有苦头尝了。」
  说完,千勤便握紧拳头。
  山本峰廷看了一下千勤边笑,心想: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叫你们班的藤堂梁出来!」
  织琪在三年九班的门外大声嚷嚷。
  「藤堂,外面有一个女的在找你,好象很生气的样子。」
  佐佐木卿谨担心的跟正在和女生聊天的藤堂梁说。
  「是吗?我出去看一下。」接着藤堂梁便走出了教室
  「咦?你不是思娴的朋友吗?找我有事吗?」
  「我问你,你和思娴发生了什么事呢?」
  藤堂梁沉默了一下:「没有啊!没什么事阿!」
  「那为什么她和你约会完,会昏倒在走廊上呢?」
  「昏倒。」藤堂惊讶的问。
  「亏你还是她的男友,她发生了什么事你也不知道吗?」
  接着织琪又气愤的说:「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告诉我,
  既然她不肯告诉我,那你说啊!」
  藤堂反回她的话,反问:「思娴现在在哪呢?」
  「你先回答我的话啊!」织琪不耐烦的说。
  「我问你,思娴现在到底在哪呢?」藤堂梁吼了出来。
  「她现在在另一栋大楼的地下室?敢蓬咩A回答我啊!」
  藤堂梁不等织琪说完,就马上飞奔而去。
  「这男的怎么那么不讲理啊!」织琪气愤的说。
  「梁现在在做什么呢?」唉…我怎么现在还在想他呢?
  早该忘了他的但毕竟这件是我也有错,
  我的确不该说出这肤浅的话。
  「你叫吴思娴,对吧!」
  一位漂亮的女孩突然冒出来问我,
  身旁还有一群女生,她们的表情,似乎不带好意。
  「嗯…我就是找我有事吗?」
  「看你这个小丫头也没什么姿色,竟然敢抢我的梁。」
  「梁~~我们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提到他呢?
  「少唬滥,你以为你是什么纯情少女喔!姊妹们上。」
  她发了疯似的大声喊,只见那群女生朝我走过来,
  忽然一个东西重重的击向我的头,等我想反抗时,
  我的意识却已渐渐的不清楚,
  但印象中好象有一个男的冲过来救了我是谁呢?
  是梁吗?不可能的。
  一睁开眼睛,只觉得头好痛,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保健室吧!
  咦?趴在我身旁的那个人,不就是梁吗?
  没想到,真的是他救了我。
  「妳醒啦!」梁一脸疲倦的问我。
  「我怎么了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妳被那群女生打昏了。」
  「那是你救我的吗?」
  「嗯!你以后要小心点才行。
  对了,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之前误会了你,
  你能原谅我吗?」他脸上充满愧疚。
  「不,那件事我也有错,我不该说出那种话,
  但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即使你不曾喜欢过我。」
  我想我现在不论说什么,他还是都不会相信吧!
  「我…我们继续交往好不好呢?」他相信我了吗?
  「为什么呢?」我有点吃惊。
  「我保证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对待你,真的!相信我好吗?」
  我该相信他吗?可是看他那么诚恳,我的确还爱着他,
  只是希望这次不会是我一个人单相思。
  「考虑好了吗?」他问。
  「嗯…好…我相信你。」
  我只希望你爱我的心,比我爱你的还要深。
  他听完这番话,便紧紧的把我抱进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
  我真的好害怕,怕垂手可及的他,会离我远去。
  「梁…永远守护着我好吗?」
  「嗯…我发誓,我会永远守护着你。」
  星期日,这天是我和梁一起约会的日子,自从那件事情之后,
  我和梁的关系愈来愈好,他也这么认为吗?
  「思娴!我来了!你等很久了吗?」
  哇!他穿便服的样子,让我好迷恋。
  「不会啊!我们走吧!」于是他牵起我的手,
  此时此刻,我们似乎沉溺在爱的甜蜜国度里。
  「再继续跟踪下去好吗?」山本峰廷说。
  「算了!看了我就一肚子气,
  上次没有成功,反而使他们俩更亲密!」野口千勤气愤的说。
  「我们必须再想一个对策,啊!我想到了!告诉你。」
  「哇!今天玩的真愉快!」我像孩子般的高兴。
  他微笑了一下:「我陪你回家,好吗?」他温柔的问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
  回家的路上我们的手一直牵着,
  就像一年前的他握着我的手一样,
  手里那份温柔感我依然清晰感受的到。
  「我家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拜拜。」
  我口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理还是很舍不得他,
  正当我打算放开他的手时,他把我的手紧紧拉了回来,
  并深深的吻了我,
  这次的吻少了些? 的霸道多的是那更甜蜜的温柔。
  「思娴,你又要和藤堂一起去吃午餐喔!」织琪嘟嘟着嘴问。
  「嗯!对呀!好嘛!你别生气了,下次再陪你喔!」
  我笑笑的回答织琪。
  最近几天我常和梁聚在一起吃午餐、一起走路回家,
  他和我聊了很多,但每次一聊到关于他自己的事情,
  他都会转移话题,要不然就是保持沉默,我不懂,那代表什么,
  也不敢继续追问他。
  「藤堂,最近怎么常见你和那个小学妹在一起,
  你该不会真的动了情吧!」山本峰廷走向前问。
  「不…我不知道。」藤堂梁摇了摇头,
  便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们再聊什么啊!」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了出来。
  「千勤,你怎么又突然冒了出来啊!偷听我们讲话喔!」
  山本峰廷笑着说。
  「呃…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啊!怎么气氛僵僵的啊!」
  千勤好奇问。
  「没讲什么。」藤堂梁冷冷的响应。
  听见藤堂梁这样的回答,千勤似乎能了解刚才的情况,
  便聪明的转开了话题:
  「对了!今天好象会有一个很漂亮的转学生来我们班喔!」
  「转学生,你怎么会知道她很漂亮呢?」山本问。
  
「你忘了呀!我们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千勤小声的对山本说。
  「啊!我知道了,就是你说的那个嘛!」
  「喂!」千勤对山本指了个嘘,好象很怕藤堂梁听见似的。
  但此时的藤堂梁根本没注意他们在讲些什么,
  只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天空。
  「大家好,我是从东京来的铃木遥,请大家多多关照。」
  一位极漂亮的女生站在三年九班的讲台前自我介绍。
  「哇!藤堂你有没有看见她,超正的欸!」山本兴奋的说。
  「嗯!」藤堂梁有点傻眼。
  「嗨!你好,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铃木遥走向前并以极温柔的声音对藤堂梁说。
  「嗯…随便你。」
  课堂上,铃木遥不断以妩媚的眼神看着藤堂梁。
  一下课,
  铃木遥马上拉着藤堂梁的手问:「嗯…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啊!我叫藤堂梁…欸…你看起来好娇小喔!挺可爱的。」
  铃木遥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是吗?」铃木遥害羞的说。
  「哇!藤堂难得你会夸奖人家,你也不说说关于你女友的事。」
  山本挑逗似的说。
  「咦?藤堂你有女朋友啊!」藤堂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
  「那个…铃木你可不可以先走?},我有话对藤堂有事要讲。」
  说完,山本就拉着藤堂走向教室的角落。
  「你有什么事要说啊!」藤堂问。
  「我记得你曾过你不会真心的对待任何女人,
  那你现在那个女朋友干脆让给我吧!我一定会真心对她!」
  山本一说完,藤堂梁立即用厌恶的眼光看着山本。
  山本又说:「让给我啦!反正你对铃木遥也挺有好感的样子。」
  藤堂梁一语不发。
  「欸…中庭那边好象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赶快过去看看。」
  藤堂纳闷的问:「你又没去那里,你怎么知道呢?」
  「欸…反正就有啦!走啦!」山本边冒冷汗边说。
  「咦!思娴!你的鞋柜里怎么会有一封信啊?」织琪好奇的问。
  「我不知道欸…打开来看看吧!」我迅速的翻开那张纸。
  看完这封信,我和织琪马上赶到中庭。
  「欸!思娴,他找你干麻啊!」
  「我也不知道!」正当我和织琪在讨论时。
  「你是藤堂梁的女友吧!就是我写信找你来的。」
  一位漂亮的女孩站在我们面前,对我说。
  我还没回答她,
  她又说:「没想到梁的眼睛居然烂成这样,
  找一个像鬼的小女孩来当女友。」
  什么她怎么可以这样?l说我呢?
  她的确长的非常漂亮,但也不能这样子说啊!
  「喂!你怎么可以随便乱说话,而且还盗用人家的名字。」
  还没等我开口,织琪就帮我顶了回去。
  「呵!也不看自己长的怎样,你有资格配梁吗?」
  「你不要叫他梁,梁是我叫的!」她怎么可以胡乱说话呢?
  「怎样我就是喜欢叫他梁,不行吗?你以为你是梁的谁啊!」
  「我是他的女友阿!」我理直气壮的顶了回去。
  「那可真巧,我也是他的女友阿!」铃木遥挑了挑眉毛。
  「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她说谎。
  「我想你也知道梁的女友常换来换去吧!
  这次他交了两个,你和我,不行吗?」
  铃木遥的口气里充满了讥笑,
  然后她又继续说:
  「梁,每天晚上都会来找我,一晚常常跟我要了好几次。」
  「不可能。」我脸红的辩护。
  「为什么不可能呢?你也知道人都有七情六欲,
  而你都不肯给他,当然就是找我啰!」
  我当场哑口无言,但我是真的相信梁不是这种人。
  「不,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和梁。」
  「梁是怎样的人,你自己心里有数,
  过不久呀!他就不要你啰!」
  啪!我再也忍?ㄕ瞴A气愤的打她一巴掌,
  她当场跪倒在地上,
  但我记得我的力道根本没大到足以让她跌倒。
  「梁!你看妳的女朋友打我。」
  梁~~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我…」
  「思娴,你为什么要打她呢?」梁生气问我。
  「因为…因为…她刚刚说。」
  「别听她的,我刚刚只是不小心撞到她,
  结果她就一脸凶恶的看着我,
  并对我说:『你不会道歉吗?
  你知不知道我是藤堂梁的女友啊!快跟我道歉!』
  结果我不肯道歉,她就重重的打我一巴掌,
  她的力道好重,我的脚我的脚好象扭到了。」
  铃木说完,便嘟着嘴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听完铃木那番话,
  梁便以厌恶的眼神看着我,那个眼神快把我压迫的喘不过气。
  「梁,你听我说,不是那样的我我急着想解释。
  「你不用多说了没想到,你原来是这种人。」
  接着,梁便抱着铃木走往保健室,
  留下伤心欲绝的我和错愕的织琪。
  为什么呢?我都一直相信着你,
  如今到头来反而是不相信我,而去相信那个女人。
  为什么当初的誓言会这么像雪一般轻易地在阳光中融化蒸发呢?
  原来从头到尾,只?O我异想天开,相信这段似雪的誓言。
  「藤堂,你打算怎么办呢?」山本问藤堂梁。
  「我…」藤堂梁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还是说不知道,但现在的状况你又不是不清楚,
  那个女的只是想从你身边得到好处,得到以后,
  你看她的本性都露了出来,那表示她不是真心的喜欢你。
  所以,让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
  藤堂梁无言以对。
  自己曾经对她保证要守护着她,但是是她先对不起自己的而且,
  自己真的会对她付出真心吗?
  「欸!怎样啊!」山本问。
  「也许吧!这样对她、对我们都会比较好。」藤堂梁无奈的说。
  「思娴,我有话要跟你说。」山本走了过来。
  「是梁叫你来的吗?」即使我现在不想提到梁的事,
  但我还是会忍不住想起他。
  「嗯…藤堂跟我说。」
  「他跟你说什么呢?」我心中有着一股期待。
  「他说他要把你让给我,因为他已经对你感到厌烦了。」
  我听了之后,心整个都碎了。
  「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问藤堂。」
  没等他说完,我马上冲去找他。
  「你可以叫藤堂梁出来一下吗?谢谢!」
  我急忙叫某一个男生帮我?銗L,过没多久,梁走了出来。
  「梁,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把我让给山本。」
  「我认为,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把我让出去叫做是最好的办法吗?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一个玩物吗?任你摆布,不要就丢弃吗?
  我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
  回家的路上「思娴!怎样藤堂有没有告诉你事实。」
  山本突然冒出来。
  「嗯…但对不起…梁…不,是藤堂梁,他虽然要把我让给你,
  但…我喜欢的不是你,所以我没办法跟你交往。」
  他一听见我这么说马上仅抓着我的肩膀,
  并大声对我说:「不行!我不准你拒绝我,你已经是我的了。」
  「不要!放开手!你抓的好痛喔!」我极力的想反抗。
  「对不起可是我是真心喜欢着你,不,我爱你。」
  「你……」『我爱你』,
  在我耳中听起来是多么的刺痛,为什么呢?
  我爱梁那么深,他却一句『我爱你』都不曾说过。
  如今我根本就不爱我眼前的这个男人,
  但他却说出我最期盼的那三个字,
  难道从我们相遇时就是一切错误的开端吗?
  「拜托你请你答应我,我一定会真心对待你。」
  「我…」
  「没关系,你?C慢考虑,你今天也受了够多的折磨,
  你先坐着休息一下吧!我去前面的商店买杯饮料给你喝。」
  他边说边扶着我到路旁的椅子上坐着。
  「嗯…好…谢谢」接着他便往商店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我根本无法去思考那种事情,我满脑子都被梁占据了。
  「嗨!饮料来了!」他把饮料递给了我,我喝了一口,
  正想说出我的答案时,只觉得四周的景物不断地回转着。
  隐约中可看见山本脸上出现一丝邪恶的微笑。
  我的头好晕下腹部也不断传来阵痛,
  这种痛楚使我不得不睁开眼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一睁开眼睛,只看见山本赤裸着身体,坐在我旁边。
  「欸!你醒了喔!怎样感觉如何啊!」山本淫笑着问。
  突然间我发现我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我终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眼泪开始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
  没想到藤堂梁把我让给他的原因竟是如此。
  「山本峰廷,你这个恶魔。」我像发疯似的对山本大声吼叫。
  「你说什么!贱女人!」山本也大声的回了我一句。
  想都没想到他竟是这种人,我不想多说,只迅速穿好衣服,
  奔出门外,朝藤堂梁家走?h。
  当我在他家门口时,就看到他和铃木遥状似亲密的在讲话,
  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他面前再次流下眼泪,于是我走向前,
  梁一看见我,就说:「你怎么了啊!怎么会衣衫不整的。」
  「对啊!你还要不要面子啊!」铃木遥轻视的说。
  我马上打了梁一巴掌:「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说完,我便很新的转过身走了。
  铃木遥当场错愕,并说:「梁…你没事吧!」
  但梁却推开了她,追了上来。
  「思娴!妳等一下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梁追上来,抓住了我的手。
  我用力的甩开了他,转过身并面带微笑的对他说:
  「再见了雪地上的男孩。」
  此时此刻,我的眼泪也跟着流下回台湾吧!
  离开这个伤心地。
  这时的梁,不知为什么心里赶到无比的剧痛,
  他愈想愈不对,决定去找山本峰廷问个清楚。
  到了山本的住所,正要走进他房间时,
  却无意间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那不就是千勤和山本吗?
  「哇!真高兴我们成功了耶!」千勤似乎很高兴。
  「对啊!你表姊铃木遥可真厉害欸!把他们骗的团团转!」
  山本附和着。
  「那招装可怜的招数?A可是我教她的呢!
  不过藤堂梁居然会相信我表姊,而不相信那个学妹。」
  『原来铃木遥她是装出来的,那不就是我误会思娴了吗?』
  藤堂梁心想。于是又继续听了下去。
  「说也奇怪,没想到藤堂没有行动。」山本惊讶的说。
  「什么还没行动啊!」野口千勤好奇的问。
  「就是那个小学妹竟然还是个处女,
  我还以为藤堂已经上过她了不过呢?
  最后她的第一次还是给我了耶!」山本一副得意的样子。
  听完以后藤堂梁终于明白思娴为什么会衣衫不整,
  以及说出那番话。
  于是他再也忍不住,冲了进去。
  「你们这两个烂人!」藤堂梁大吼。
  「梁~~你怎么会在这呢?」千勤吓了一大跳。
  「你这个贱女人!」「我…」千勤害怕的说。
  「还有你!山本!我把她放心交给你,你竟然这样对她呀!」
  「我…藤堂…」山本极力的想辩解。
  「你给我住口。」说完,藤堂梁用力的向山本挥了一拳。
  这时藤堂梁才真正明白,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思娴。
  隔天「织琪,我要回台湾了,今天到学校来是想跟你道别的。」
  没想到我终究还是要回台湾,
  「为什么呢?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了,我等一下就要走了,但在走之前,
  我想要先去一个我怀念的地方。」
  「要我陪你吗?」织琪关心的问。
  「不用了你还是待在学校吧!」「你会再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会跟你保持联络的。」
  「嗯…那好吧!妳要多保重。」
  「嗯!」说完,我就走了。
  思娴一走,织琪正想转身回教室时,
  却看见藤堂梁朝她跑了过来。
  「欸!麻烦你叫一下思娴。」藤堂梁喘呼呼的说。
  「呃…她…今天就要回台湾了。」
  「什么为什么那么突然呢?」
  为什么当我明白我真正的心意时,她却要离我而去?
  藤堂梁心想。
  「不过她说她会先在某个地方逗留一下。」
  「什么地方呢?」
  「她没说,只说那是她最怀念的地方,
  如果你真的想留住她就赶快去找她吧!或许还来的及。」
  「嗯…谢谢!」
  『她会在那呢?』藤堂梁心想。
  于是他赶紧跑出了学校,寻找思娴的去向。
  但他找了好久,却始终没看见思娴的踪影。
  天气越来越冷,北海道开始飘下了白雪。
  「雪回忆的地方。」
  『你还记得一年前的冬天,我们曾碰过面吗?
  当时是在一片雪地上…』、
  『那时你还握着我的手,跟我一起躺在雪地中。』
  他忽然想到之前思娴所说的那些话,霎时,他似乎领悟了什么。
  
不知不觉中,我已走来了这片雪地。
  「这里,就是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虽然这段时间发生很多事,但如果这是与他相遇的代价,
  就算时间倒流,我依然还是会选择和他相遇在这片雪地上。」
  一片雪花飘落在我的脸颊上。「咦?雪」
  「思娴!思娴!」身后仿佛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会是他吗?
  还是我的错觉呢?
  「思娴!」我转过了头…梁。
  「啊!我终于找到你了。」梁他喘着气说。
  还没等我开口,他就把我紧紧的拥入他怀里而我的眼泪,
  也随着他的出现,一滴滴滑落下来。
  「思娴…我…」不等他说完,我的理智已告诉我,
  不能再相信眼前的这个男孩,于是我推开了他转过身。
  「你走开,我不想再看见你而且我已经无法回到以前了,
  因为我已经被山本给。」我伤心的说。
  即使现在的我,还回到你的怀里。
  「我不在乎,昨天我去找过了山本和野口,
  原来一切都是他们所计划的,我真的很对不起你。」
  「真的吗?」
  「我希望你能明白,当初我并不是有意要这样对你,
  只因为曾经有个女孩,跟你一样很喜欢雪,
  我和她也是在这里相遇?满A我们在一起时很愉快,
  我甚至天真的以为她会是我一生守护的对象,
  谁知道她却背叛了我,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于是,从此以后,我变的不愿付出感情,
  只害怕当我一再付出真心,会...」
  「会再次受到同样的伤害吗?
  那你又知道你对我的伤害有多深吗?
  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没有改变,
  可是为什么你却离我越来越远。
  当我痛苦、悲伤、难过时,你从来不在我身边,
  你说过会永远守护着我…我…」我哽咽的说。
  「我会的,我一定会守护着你。
  在一年前,我在雪地中遇见了你,当时的你,
  就像那个女孩一样,使我着迷。」
  「但我不是那女孩,我不想当她的影子,纵使我爱的是你。」
  「不是的,我对你是真心,我现在爱的是你啊!」
  藤堂梁激动的说。
  「我…我…」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对他的爱。
  「不要走和我在一起好吗?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
  就让我守护着你,好吗?」
  「我还能在相信你吗?」
  「相信我吧!我一定会实现我们的誓言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很久以前就想跟你说这句话,我真的真的好爱你,
  梁……你知道吗?
  等我一说完,梁便将我再度拥入他的怀抱,并且深情的吻着我。
  在这广大的雪地里,我们的爱将继续延伸下去。
  『第一次看见雪喔!』
  『对呀!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雪反正啊!
  我喜欢雪的程度没人能比』
  『噗!』
  『你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呢?我就是喜欢雪啊!』
  『没什么和我一起看雪吧!』
  你愿意永远陪我看雪吗?
  我願意…
0
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