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您好,欢迎来到形婚网!  |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开心网登录   |  注册

天使的爱

28岁 未婚 贵州 铜仁 162厘米 本科 2000~5000元

我想要一个简简单单的爱...

打招呼>> 送礼物>> 发信件>> 看资料>>

发布时间:05-12 13:30

分类:情感物语

莲花、莲花(十五)补完

作者:天使的爱    天气:雷阵雨    心情:感叹    阅览次数:

  ,另外还有一幢房子!一幢比刚才那幢大得多的房子。
  *********
  我们的狗老朋友懒洋洋的躺在一块空地上,这块空地可比刚才那里的等级高多了——刚才
  那个最多是个土台子,这个可是石板铺成的一个台基,周围布满了栏杆;四处台阶,一处上三
  处下;其中西南处下台阶之下,建有一座占地超过三十平方米的砖结构房屋,这在整个花台景
  区都不多见的。另外三处台阶均大有来历:东南处朝南的下山台阶,就是我们来的方向,通向
  天台正顶;东边的上山台阶,通向中峰,也就是大花台;西面的下山台阶,一望不到头,通向
  下闵园。这一切都在空地上的路标牌子上写的清楚,也就难怪此地修缮规格如此之高——这里
  可是算花台的交通枢纽了!
  旁边的三个人是形象各异的,两个男人一个大腹便便,一个精明干练,都在站着,似乎是
  随时准备要走了;而那个女人则坐在那间房子门口,看上去三十几岁,个字不高,家庭主妇模
  样,手拿书本,好像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一副笑容。
  “可找到你了,什么时候上来的啊?”EL开始跟狗说话了。
  “这狗是你们的?”瘦男人问道。
  “不是的,是它一直跟着我们,跟着很久了。”
  “哦,这样啊!”
  瘦男人不再说话了。
  “这狗不是他们的。”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05页共105页
  这时候,坐在那里的女人说话了。
  “不是他们的,这只狗经常在这里走动的,跟这里的人都很熟的。”
  诶?听这个口气,女人好像是在这里的长住的。长住?这个地方还有长住的人?怎么生活
  呢?有些疑问,于是就问了出来。
  “您是……”
  “他是在这里住的!”瘦男人替那个女人回答道,“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啊?一直住在这?”
  “是啊!呵呵。”女人可能尚有些拘谨的样子。“在这里三个多月,别的地方也住过,大概
  一共七八个月了吧!”
  “那么久啊?您是居士吧?在这里修行?”
  “呵呵,对,没错。”
  我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了,居然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面几个月不出去,换成你你会受得了
  么?不过,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瘦男人大概是和胖男人一起的,游客的样子,穿着跟平常人无异,与居士的清贫寒酸相比
  起来,差别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他们可能和这位居士聊了一会儿了,真要走,看见我们来
  了才多留了一会儿。
  “你们知道吗?”瘦男人又说了,“这位居士还是个日本人!”
  “日本人?”团长突然听到了,“什么日本人?”
  “这位女居士,是个日本人。”我回答团长。
  “是吗?您什么时候到中国来的?一点听不出来您不是中国人么!”
  “很小啦!我都不懂事的时候,日本话我都一句也不会说了。”
  “……这样啊,”团长有些尴尬,可能他还想更换一条沟通通道,没想到失败了,于是随便
  换了个话题,“那您的父母现在在哪里呢?”
  “他们啊!他们在日本。”
  “那……”团长还想问,但是可能觉的再问下去可能就不太礼貌了,就没有开口。
  “您除了住这里,还住在哪啊?”还我来问了,“这附近好像住的地方不多么?”
  “很多地方我都住过的,在天台附近那里我也住过的。”
  “哦?”我突然想起来,“那边是有一个小屋,我们也路过了……”
  “对,就是那里,我也住过那里的。”
  “是吗?呵呵,我记得门口还有一副对联,‘误落红尘中……’”
  “对,那个就是她写的!”瘦男人看来跟我的思维模式差不多,我想知道的东西,在我之前
  他都已经问过了。
  “啊?就是您写的啊?”
  “呵呵,是我写的。”
  我有点激动,原来那位既清高又励志的修行者居然就是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女居士,还是
  个日本人!不过这样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上下联贴反、书写字体有些异样了。不过据她所说,她
  已经离开日本三十几年了,那么也不应该犯这种错误吧?但是这些事情,可都不那么好开口问
  的。
  “行了,我们先走了,你们先休息啊!”
  “好的,再见了!”
  瘦男人和胖男人都走了,方向是花台方向,看来跟我们选择的方向很一致的。这时我还想
  问那位居士些问题,不过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干脆不问了。已经十一点多了,属于午饭
  时间;这里的环境还不错,至少有栏杆可以坐,而且没有风,阳光又好,干脆就在这里吃点东
  西在上路吧!
  实际上我们带的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几块巧克力、芒果脯、热狗肠,还有点糖块、牛肉
  干、压缩饼干什么的,还有就是鸭翅膀,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乱七八糟的吃吧!谁让咱现在条
  件艰苦,又饿了呢!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06页共106页
  “你看你们吃,都不给‘四眼狗’吃啊?”
  居士在那边说话了,大概看不过去我们大吃大喝,而忽略了她的老朋友吧!我们这时候才
  注意到,刚才还在一边横着睡觉的狗这时候已经走到我们身边坐下,眼巴巴的等了。
  “我们先吃啊,吃的差不多的就给它了,一路上已经给了它好多东西吃了。”
  团长回答了居士,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啃剩的鸭翅膀的骨头扔了过去。狗看到,马上奔
  过去叼了起来,大吃大嚼。
  “你们喂它吃骨头啊?”居士可能有些不忍。
  “狗很喜欢吃骨头的!一般家里养狗的都给他们这样吃骨头的,它们很喜欢吃的。”团长好
  像没养过狗,估计他的经验都是这种喂野狗或者人家的狗的时候留下来的。
  “呵呵,这样啊!”
  “居士啊,这狗是不是经常到这里来啊?”我问道。
  “是啊,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它的。这狗很乖的,也很有灵性的,我们跟它说什么他基
  本上都能听懂的。我们平实就叫它四眼狗!四眼狗啊!过来!”
  四眼狗?呵呵,这个名字我好象是很熟悉的。
  很小的时候看书比较多,不知道那本书里面记载了这样一则楹联故事:某位私塾先生出了
  个上联叫做“比目鱼”,下面的小孩儿们的下联就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了:像什么两头蛇、八爪鱼
  之类的,其中的最佳答案是一个小才子对上来的“独角兽”。而之前还有一个把先生气了个半死
  的答案,就是这个“四眼狗”,不知道这个词又在这里出现,这次要把谁气死了。
  “这狗还有个老公吧?也经常来吗?”
  “你说那个公狗啊?那个公狗很帅的!也经常来,跟我们都很熟的!”
  “呵呵,昨天我们看到它的时候就是看到两只狗在一起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这一
  只了。你知道哪去了吗?”
  “那不知道,他们也不是一直都在一起的。”
  “哦。”
  说话间,狗肚子里面有多了点牛肉干,云片糕之类的东西。牛肉干吃了不奇怪,云片糕这
  种甜的还是淀粉类的的东西,狗也吃?这倒是实在没有想到!不过至少有一点我们想到了,巧
  克力狗是不吃的。
  这时候从花台方向走来两个人——瘦男人和胖男人两个人回来了,距离他们离开这里还不
  到十分钟的时间。
  “怎么回来啦?那边不去啦?”居士问。
  “不去了,那边没有什么要找的。”这次是一直没说话的胖男人来回答的。
  “哦,那就回去了?”
  “回去了!”
  “他们要找什么啊?”团长问了下居士。
  “他们啊,呵呵……”居士欲言又止。
  “寻高僧啊!”胖男人说。
  “高僧啊?那边有!”EL说。
  “哪里啊?”
  “就那边,一个古佛洞那里。”
  “有吗?叫什么?”
  “哦,古佛洞,有位禅桂法师,自己在那修行的。”
  这句话是我回答的,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把那位禅桂师傅认定为高僧了,是因为他送给
  我们东西了?还是因为他打坐的那个地方特别有腔调呢?
  “哦。”
  两个男人显然觉得很不以为然,简单告辞以后继续朝下闵园方向去了。
  呵呵,我们也只要把自己的肚子当回事就行了,不必拿那两个男人当回事。
  “这里到花台那里还要多久啊?”团长又开始了风险规避。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07页共107页
  “很快了,”居士回答,“一个小时就可以来回了。”
  “好的,谢谢哦!”
  于是,又一次的吃饱喝得之后,我们继续上路,向花台的最终目标冲刺了。
  *********
  其实,我们刚刚吃饭的地方就是小花台了,只不过不知道而已,实际上看看手上的地图就
  可以知道,花台景区去天台和下闵园的两条路交界点就在小花台。
  “小花台峰。又名会仙峰。海拔1006米,峰顶怪石嶙峋,乱云飞渡;峰西悬崖千仞,苍松
  野柏倚挂。相传唐著名道士赵知微曾在此神仙聚会。东有杜鹃坞。”
  这里就是小花台,不过可能不是小花台的顶峰,但具体的顶峰在什么地方,我到现在也没
  搞清楚。
  在从休息的地方出来向东不一会儿,就会有一个向北面的岔路;这条岔路路程很短,一会
  儿即可到底。这个地方有一个小亭子,过了亭子之后有一个观景台。站在从这里看出去,北临
  无底深谷,西看刀削绝壁,东望高耸险峰!时近正午时分,低头俯瞰谷中所映四周山峰之影极
  短,抬头仰望头顶诸峰尽撒阳光,唯有此地四周古树参天,不受阳光侵扰,应该就是所谓的清
  凉台了。这个地方是我一个人来的,因为是条死路,便没有脚其他人进来。现在想起来,真是
  别有一番风味的。
  从岔路回来,发现AL又一次不见了,团长跟EL在看着她的包。
  “哪去了?”
  “也探路去了!”
  “探路?哪里探路?”
  “你往这边,她往那边去了!”团长说着,指着向东的路。
  得!这个探路的估计不会回来了。而且她身上没有包,走的肯定巨快,想追上她都难!不
  过,第一,不能在这里干等,走是要走的;第二,不能把她的包扔在这里,要走一起带走。于
  是,我提着AL的包,一边叫着AL的名字,一边大踏步的向前走了。
  这时候突然想起了另一个时候,但是也是这样,背着一个,提着一个。只不过此时是背着
  自己的,提着别人的,穿的厚厚的;而彼时是背着别人的,提着自己的,穿着无袖衫,五一的
  时候就晒伤了肩膀。
  从小花台继续向前走,路还是挺长的,特别是我突然加了一个比我自己背的包还要重的包
  在身上。我背的那个里面大部分是吃的东西,吃到现在已经不多了;而AL的包是她这次出来的
  时候所带的全部家当!
  紧赶慢赶,大呼小叫,总算让AL在前面听到了,于是又抓紧时间翻山越岭,攀级爬坡,终
  于,总算是看到AL就在前面的一个台阶上坐着了——
  居然就这么泰然的坐着,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又马上跑了几步,把两个包都扔在地上,就开始呼呼带喘。其实我一直感觉我身体挺不错
  的,去清凉峰背着那么重的包不也一样跟着向导健步如飞么?怎么今天就这么两步就不行了
  呢?唉!估计是一下子加了这么重的负担不适应了吧?另外,去清凉峰的一路上好像也没么快
  的跑过……
  等我到了AL身边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把她的包给她递过去,就看到那只“四眼狗”突然间
  从AL的身后蹿出来,然后两之前爪抬起,非常热情的扑到AL坐着的身上,好像是见到个十年
  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在跟AL一阵点头哈腰的亲热了一会之后,马上又转向了正在目瞪口呆我身
  上;我当时心里马上咯噔了一下,之后还是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热情的问候,直到这只已经跟我
  们熟络的狗表达完了它的感情之后,又无所事事的走到一边去躺下了。就跟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过一样,四条腿一挺,睡得跟死了一样。
  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想通它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出于什么理由这么热情的!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08页共108页
  *********
  不知道跟一个AL和一只狗一起坐了多久,才看到一个团长和一个EL从下面的台阶慢悠悠
  的晃上来。这时候我突然释然的嘿嘿一笑,我的身体其实确实不错的!
  接下来的路程基本上就是跟着狗朋友走的。我曾经猜想,刚才狗那么兴奋,是不是跟它刚
  才到过这里有关——眼前的景象已经告诉我们,我们已经到了顶峰了!
  这里明显就是一个顶峰,这感觉就像华山的西峰一样,一座山峰突兀的深入了一座深谷当
  中,几乎三面临谷,一面为路,周围无所遮拦,你是想尽情俯瞰群山之小,还是享受午后的灿
  烂阳光,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这里明显还不是大花台,因为在西北方向上,还有两个比这里更高的高峰!于是,我
  可以猜想这里可能是名为“天门峰”。
  不过,地图上关于天门峰的记载并不多,我们只是在刚才来的路上看到了一次路牌上面提
  到了这个名字。不过,看这个峰顶的形状,确实不愧为“天门”这个名字了——还有比这样三
  面环谷一面斜坡的地方更适合做登天之门么?
  说起这午后的阳光,看看表,怎么就刚刚好过了十二点,怎么又刚刚好来到这个阳光灿烂
  的地方?于是有些人开始坚持不住了:
  “那边还去伐?”团长带头。
  “随便……”EL明显不想走了,但是在矜持。
  “啊?就不去啦?”我不干了,“来都来了,还不去啊?还没登顶过呢!”
  “……好像已经视觉疲劳了,”团长在找托辞,“昨天不是登了十王峰吗?嘿嘿!”
  “那今天还没登呢!”我还是不依不饶。
  “今天啊?今天不是过了个一线天么?”
  “……你这点儿出息啊!”
  我有心自己去登顶,不过看看眼前的两座高峰,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走过去,想起了登
  华山的时候,从一进山门的时候就开始仰望眼前的西峰,但是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登上那里……
  正想着,一回过头,发现团长已经开始铺床睡觉了——把冲锋衣脱下来,铺在地上光秃秃
  的岩石上面,一件抓绒衣也脱下来,卷一卷放在脑袋下面俨然就是个枕头……我有把团长从这
  里扔下去的冲动,不过因为我实在是有涵养,所以最后我忍住了。
  “你去吗?”我问AL。
  “我想去的,我们去吧,让他们看着东西!”
  “行啊行啊!”团长对这个提议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不过,狗留给我们吧?”
  “想得美,狗我们要带走探路的!”
  不过这句话刚说完,我下意识转过头看了看一边的狗朋友……
  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晕过去:那只狗已经差不多四脚朝天往地上一躺就不动了,估计这
  个时候踢它两脚都不会有什么反应,谁让这正午的阳光这么让人醉,也让狗醉呢!
  “好啊,那就我们两个人去吧!不过现在不知道要去多久,如果需要时间很长的话就比较
  麻烦了……”
  时间方面,这个是我最担心的,比如如果来回的路上需要两个小时的话,我也不是很想去
  的——那样的话回到九华街就不一定几点钟了。
  “那我们就这样吧!”团长说,“一个小时,好伐?一个小时你们一定要回来,你们计算一
  下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候如果还是遥遥无期的就马上回来,怎么样?”
  “一个小时啊?”
  我一时没有作声。毕竟,这是一个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如果真的能很快就能
  到达目标当然就没问题;但是如果在半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差那么十分八分的时间就要到顶了
  可怎么办?于是就很犹豫不绝。
  “好的,没问题,就这样吧!这个衣服不穿了,中午天热。相机拿着就好了。走吧!”
  话音未落,AL已经大踏步的向天台峰边的另一条路走去。让我突然觉得我站在那个地方有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09页共109页
  点傻乎乎的。
  “那好,我们走啦!如果晚了一点什么的你们就在等会儿,就这么点儿距离我想我们喊喊
  话就能听到了。”
  我说完,便不再理会团长跟EL在天门峰上是坐是窝或是盘腿打坐了,也把滑雪衫和背包仍
  在了地上,自己则离开了这临时的营地,紧走几步追赶AL去了。
  其实我只不过是想到了一句话:刚才那个女本女居士不是说了么,从小花台那里到大花台
  来回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现在我们已经都走了这么远了,剩下的这点路如果我们还需要一个小
  时的话,岂不是太丢人了么?
  *********
  九华山的这一点比较好:如果是用眼睛看着不远的山峰,那么实际上也确实是不用多少路
  就可以到了。因为连接两座山峰之间的路高度落差不大,从这峰到那峰需要的上上下下的路不
  多。不像有些地方,看似水平距离近在咫尺的山峰,却怎么走都走不到,原因是你如果想从一
  个一千米的山峰去另一个一千米的山峰,中间先要下到一个五百米高的地方去,然后在慢慢往
  上爬!从这一点来说,九华山比华山要厚道了很多。当然,高度也矮了很多。
  从清凉台到大花台的路上就是这样的方便,而实际上确切地说,还没等团长跟EL睡着,我
  跟AL就已经到了“对面的山头”了!比刚才去莲台峰还要快上许多。如果我们生活在三国时期
  的话,那么三国演义中的某一回就该修改一下了,改成这样我看不错:
  “关云长温酒斩华雄,王威廉不寐取花台”
  不过现在我所在的这个地方还并不是大花台,只是当中的一个小山峰罢了。但是从这个山
  峰的角度上看我们刚刚还在的天门峰却异常清晰,于是站在山顶的岩石上,开始跟对面跟我同
  样没正型的喊开了话:
  “俺红……饿想你,饿想你想得睡不着觉……饿想你想得想睡觉……”
  “什么……?已经睡着啦……?谁睡着了……?”
  “睡着了两个……?哪两个啊……?”
  “一个人,嗯……还有那?一只狗啊……?哦,一个男人,还有一只母狗……”
  “一个男人……一个女狗……是吗……睡觉啦……?”
  “睡觉啊?狗男女睡觉啊……?”
  看了看表,时间距离我们从天门峰出发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于是不便久留,继续向上冲
  刺大花台,临走的时候还扔下一句:
  “睡就睡吧!这事我们不管……”
  接下来的路几乎跟刚才天台峰出来的地方一模一样的,都是下来个一二十米之后,山路继
  续向上蜿蜒的。但是这里的强度明显要比刚刚上的山要高了,首先因为大花台的山顶只有些怪
  石杂草,而不像刚刚经过指出那样随处可见的枝叶茂盛;另外在大花台顶,又出现了那种在光
  滑的岩石上凿出来的石阶,不过这次,旁边没有树木,杂草少见,没有栏杆,也没有锁链,一
  切都要靠自己的脚来走了。所以当我们终于成功的登顶大花台的时候,虽然远远超出了预计的
  速度,但是不免有些缩脖哈腰的,难看了很多。
  “大花台。又名中峰。海拔1291米。孤峤凌空,亘天如城。顶西有形如大钟的岩石。登峰
  四顾,会仙、抚子、石笋、沙弥、大古、天柱等十余峰各呈殊态。大、小花台之间的杜鹃坞,
  群花争艳,万紫千红。”
  大花台的山顶很大,不过并不是说山顶的平地很大,而是说山顶的风很大!这也是为什么
  在山顶迂回行动的时候一定要低着头猫着腰的一个原因,甚至于就连站立的一个地方的时候也
  不是很敢把腰板完全挺直,感觉压抑,很不爽。
  在大花台的最顶峰坐了一会,这里距离团长他们所在的位置比刚才可是远多了,不过喊话
  还是能听见的。看着团长跟EL渺小的身影在远处的天门峰上,突然感觉大自然是那么的奇妙而
  陌生。但听到了他们含混的叫喊声,又免不了回敬了一番无厘头的搞笑。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10页共110页
  花台顶峰继续向北走,有一处比顶峰稍微矮一点,但是地势更加险要的地方。这里的山脊
  甚至比天台的鲫鱼背还要窄,并且上面杂草丛生,稍微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应验了那句“一失足
  成千古恨”。
  这段山脊的长度大概有二三十米。当你站在其尽头的时候,会经常有这么一种感觉,这种
  感觉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进退维谷,四面楚歌”。不论从哪个方向都可能是你的危险
  所在,走错任何一部也许都会让你失去继续走的机会了。
  小心翼翼的在这个还尚可以称之为“路”的地方举步维艰,却一点想要退缩和放弃的念头
  都没有过,想到的只是要怎么能安全的达到自己的目的。不过,甚至为什么要达到目标,达到
  了又要怎么做,又能怎么做,我还一点都没有想过……这个时候我认为自己像一个象棋里面的
  过河卒——根本就没有“后退”这个指令。
  不过,这花台顶端的景色美极了。东面是依旧绵延的群山,叫不出名字,但是一点也不影
  响他们的伟岸与磅礴;而在西面原本清晰可见的九华街区已经远远被我们甩到了身后去了,取
  而代之的是西北方向平整而宽阔的江南土地,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那条通往五溪镇与铜陵市的安
  徽省道,那条省道,就是可以把人指引到长江的道路……而抬头仰望蓝天,湛蓝的天空中只有
  一层薄薄的云纱——这一切与眼前的山川景象是那么的和谐,不知道到已经和谐多少年,也一
  定会继续和谐下去的。
  美酒虽好但切不可贪杯,流连美景却也难以忘返。匆匆的在花台峰的土地上感受了无限的
  险峰之风光之后,我们踏上了归程。
  回到天门峰与团长和EL分开的地方,发现这时候他们趁着我们赶路而无暇骚扰他们,睡得
  那个香啊!我看看表,从走到回来一共用了四十五分钟,看来团长的如意枕头本来还可以再继
  续一刻钟时间的,怎奈被我们的高效率而破灭了。哈哈!
  *********
  原路返回至小花台,这时候已经看不到那位日本居士还有任何的其他游客了。阳光有点火
  辣辣的晒在整个台子上,台子空荡荡的,只有周围的树木偶尔被风吹着动上一动,好像没有任
  何人曾经来过一样。
  不过,当我们坐下来吃东西的时候才听到,原来居士在那间房子里面独自朗读着不知道哪
  部经典,我听不清,更加听不懂。
  当我们四个人加一只狗都吃的差不多,感觉可以有足够的力气走下去之后,我们开始了今
  天的第二次穿越。
  从花台再到下闵园,这段路可以说是要多枯燥有多枯燥了,这我们其实是有想到的,不过
  就算想到了,也没想出究竟应该怎样派遣这一路上的枯燥呢。毕竟,更大的吸引力在山下,今
  天晚上我们的床,我们的美味土鸡,我们的热水澡……这些可都在那了。
  这条路上走路的人实在是太难遇到了,从天台到这边,我们也就遇上了那么两个寻找“高
  僧”的人,此外就再也没有什么惊喜了。所以就连团长也有些“小人之心”的猜测说:
  “刚才那个古佛洞的和尚,应该是平时看不到有什么人来,所以很寂寞,我们来跟他聊天
  聊了半天,他觉得我们很好所以送了东西给我们了。”
  虽然没有什么游人,但是很多奇峰怪石、幽静栈道、书法石刻等等接连不断,象什么龙头
  峰、宝塔峰、鹦鹉石,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地方。其实,只有来了这里才是真正的看到了九
  华山的全部——不仅仅是佛教名山,不仅仅是地藏道场,还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天然公园!
  很特别的,在一处两段上坡台阶的中间地带,有一块石头上面刻了八个字,让你哭也不是
  笑也不是,就算刚才的台阶走的再累,也一下子有了些精神,一鼓作气的把下面的一段台阶走
  完了:
  “兄弟加油!
  “小姐争气!”
  可以想到,这一定是一个整天都很乐观,也特别能感染周围朋友的人写上去的。
  FitzwilliamWang——莲花,莲花!
  第111页共111页
  一路上走路,自然是少不了欢笑,少不了聊天,少不了美景的,当然还少不了我们今天的
  老朋友四眼狗——狗也在陪着我们,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是一直陪着我们的。不过已经没有上
  午时候的安静了,显得有点不安分。AL曾经看到他趴到一个垃圾箱里面去探头舔着什么,这让
  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已经给它很多东西吃了,难道这些还没垃圾箱里的面东西好吃?
  “它应该是渴了,找水喝呢!”
  AL不知道养没养过狗,对狗这么了解!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我们给它的东西都是些云片糕
  啊、牛肉干啊、卤鸭翅啊这一类要么甜要么咸甚至带点咖喱的东西,这应该很不符合狗朋友平
  时的饮食习惯的。不过幸亏前两天下雨,这里的垃圾箱里面还算积了点雨水。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也不知道究竟走了有多远。不过我们却一
  点没有受到午后的阳光侵扰。抬头看看就明白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周围的植物已经渐渐的
  发生了改变,从零星的松树和胡乱的杂草,变成了大片大片、几乎看不到边际的青青翠竹。
  这里就是位于中闵园和下闵园之间,遍布九华山麓之上的闵园竹海了。
  我生在一个几乎根本看不到竹子的地方,第一次有印象的用肉眼看到很多的竹子,好像是
  在南京的雨花台里面,当时站在那里差点走不动路了,感觉眼前好大一片陌生的感觉。不过后
  来走南闯北的次数多了,特别是在浙江的群山之中行走的时候常常能看见面积很大的竹林。在
  去桐庐的那次,还把一根向导砍下来的竹竿当拐杖,还一直带到杭州带回了上海——还记得在
  净慈寺门口用什么来捅放生池里面的乌龟么?当然,对竹子这种东西的认识,还随着美味的笋
  干笋尖一起增长着。期望着什么时候能去宜宾,在长宁县和江安县之间的地方,看看真正的竹
  海吧!
  山路一转,就看见在路边的一处清净之地上,面南背北,出现了一座墓地。
  从墓碑的样式来看,藏在其中的应该是位佛门中人。过去仔细观瞧,果不其然,碑上所铭
  刻的文字,清楚的记载了墓主人生前的身份:
  “文殊洞比丘尼圣兰老于人之墓
  “公元一九九二年冬吉”
  原来是一位尼姑的坟墓,已经去世了十五年了。那么还是不要打扰老于人的清净了,向前
  走吧!
  “你来拉?”
  “啊!”
  “你刚才还看到什么岔路么?”
  “没了,就是一座墓,没有岔路。”
  “啊?奇怪!怎么过不去呢?”
  “哪里过不去啊?”
  “这里有一个很窄的洞,可以挤过去,过去之后能看到上面的一个山洞,但是没有路可以
  过去的。”
  “是吗?大概应该继续向前走吧?下去之后有另外的路再回来。”
  “嗯,有可能的。”
  “那走吧,下去再说!”
  不知不觉,我已经遇到了在前面一骑绝尘的AL了——又是一个人冲的暴快。之后我们两个
  一起沿着大路的台阶一起下去,来到了一个有好多间房间的大院套旁边。
  院子是由一些简易的活动房屋组成的;院子东北,是一口安静的老井,盛着一池清澈见底
  的泉水;随着我们的到来,院子里的看门狗也开始吠叫起来,呵呵!这应该不会是我们那只狗
  朋友——都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听它叫过呢!
  院子正北方,有一条修葺的非常整齐笔直的台阶,直通山上的一个山洞——就是刚才AL
  看到却找不到路进去的那个山洞。洞顶有四个红色的、粉饰一新的大字:
  “文殊古洞”!
  啊!这里就是那位比丘尼生前的修行之处,文殊洞了。这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来到了下闵
  园,马上就要离开这花台景区了……
0
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